调音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音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克崮要把垄断企业和金融机构的收入降下来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5:33 阅读: 来源:调音台厂家

刘克崮:要把垄断企业和金融机构的收入降下来

11月17日,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刘克崮出席财新传媒举办的2012财新峰会,并做了主题演讲,对中国财税改革提出了建议,称初次分配要把个人收入提高,我的观点,垄断的生产企业和半垄断、垄断的金融机构多了,要让他们降下来。  以下是发言实录:  刘克崮: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能参加今天这个会,中国历史发展到了新阶段,财税改革对方方面面的改革,方方面面的发展都有重要的决定性,或者直接间接的,程度不同的影响。  一、财税改革回顾。  二、当前财税改革存在的主要问题。  三、下一步改革的思路和建议。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我们走上改革的道路,那个时候就做了一些改革,主要的核心内容是对企业、个人、地方放权让利,搞活微观主体和地方的工作。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到了1992年左右,这一段取得了很多的成绩,同时又出现了一些问题。就是个人的收入涨的高了一些,企业搞承包制,把流转税,所得税、利润都包了,很不规范。地方搞财政包干,留下来的比较多,中央财政十分困难。当时的财政部长多次在国家中央领导的出面下与各省长开会向地方借钱,正式地召开会议借钱就有三次,底下小借钱至少10、20次。这个时候就出新了财政收入占GDP较大幅度下降,中央财政收入占国家财政收入较大幅度的下降,分配的秩序不太好。所以在这个背景下1993年酝酿出台分税制,1994年1月1号实施了大部分措施,就是这样改革开放史上最大一次财税体制改革,奠定了我们今天继续实施、也是未来持续实施的中国财税体制。我是直接有幸参加了那次改革的全过程,从2000年酝酿准备,财务会计制度问题,国企利润分配问题,税收制度问题,税收征管问题,预算问题,分税体制问题,国有资产管理问题我都参与了。概括说,因为今天时间关系不能多说,当时完成了三件事。  1、统一了全国所有经济主体的财务制度和会计制度,准则、通则等等。  2、统一了全国的税收。1994年1月1号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国内企业所得税,还有土地增值税等等。那么在财务会计统一的基础上实施了税利分离的原则,税是公共职能,每一个企业公民都要纳税,按照统一的税法交,不存在包干问题。在这此基础上,所有微观主体按照统一的财务会计制度,统一的依法纳税。同时在这个基础上,对政府收到税收之后,内部怎么分?前面说的那都是国家和企业和社会主体之间怎么划分,政府拿上来之后,在政府内部又怎么分配呢?中央、地方这一层次实施了分税制和转移支付制度。  3、此后又对进行框架性的改革,进行了一些补充调整和完善,因为那个时候时间很紧,有些事情做不了,有些事情缺乏数据,做不了,就甩下来了。此后三届到四届政府,1994年到现在18年了,几乎是四届政府陆陆续续做了补充调整。一个是把两次进行消费税的改革完善,特别是燃油税。资源税推进了,现在也正在继续试点和推进的过程中。再就是营业税改增值税,现在在试点,试点正在迅速扩大,很快在全面推。部门预算制度,以及省直管县的试点和推广, 使得我们这个体制不断完善,综合评价这一系列的改革,基本上理顺了国家与企业和个人分配关系,他有一套分配的方法,我说的不是细微的度,中央与地方的分配关系度在那个时候适当了,到本世纪初以前就是2005年2006年以前这一段是比较合适,这样基本上建立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的财税体制。同时全面提高了国家包括中央和地方,企业和个人的积极性。尽管大家方方面面有很多不满意,但是整体上这几个社会的组成部分积极性是在提高的。客观上促进了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为建设小康社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我认为30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中,改革方面在领域里最成功的之一财税改革。他的构思,他的理念,他的设计,他的推动决心和操作的细腻是非常好的,所以现在财政收入是十分稳定。  现在问题,国民收入分配整体失衡。住户部门两个比重,逐步下降。居民收入差距拉大,基尼系数从2004年扩大到2008年0.47%,国家统计部门应该尽快学习吸收全世界对于基尼系数统计方法,推行一个较为合适,较为符合实际,能够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中国的官方基尼系数,现在数字都是非官方的地或者有一些是半官方的。  企业部门包括金融机构,企业部门占比明显上升,垄断企业有为企业,企业部门占比由1992年17%上升到2008年25%,同期再分配比重由12%上升到22%,企业部门2006年再分配占比为19%。就占整个GDP比,我们和同期OECD所谓发达国家俱乐部,这些国家在2006年企业占GDP的比是7%,我们中国这个占比是他的2.5倍,是最高国家的1.3倍。当然我们有一个处在工业化、城市化高峰期,所以企业占比适当高一点是可以。  当前税制结构不利于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流转税收入比重过高,刺激地方上项目的积极性,大项目上了,增值税就出来了。这种刺激容易潜在的让人们重发展的数量而轻质量,再就是税制改革调整作用缺乏总体的构思,因为那个时候多数是单向走,现在看整体上的构思很弱。几个方面,一个就是间接税,我们所说流转税,见销售额就征,亏了赚都不管,只要活着就征税。间接税是消费者承担。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所有的人在市场上都是公平的,但是对于一个富人和穷人来说,穷人他把他当月当年的钱几乎都花光了,所以他在当期的流转税,富人花20%,甚至更少,所以他计入纳税的统计很小,所以从当期实际纳税额与他总的收入比间接税是累推的,收入越搞,缴纳的税越低,这是老百姓大众低收入者吃亏,我们要认识这个问题,理智的决定把间接税的负担降下来,然后理智的决定去扩大所得税,要由在座很多中青年精英们支持。我们大量地去交个人所得税,才能进累进的渠道,就是多数人进了,进了那里面高收入交的更多。如果我们都不进这个累进的渠道,我们都是单一,同一税率,富人和穷人同一个税率,谁在当期花的钱越多,谁缴纳税费越多。个人所得税完善,起征点你一口人挣钱和五口人挣钱,一个人样自己和有小孩有老人是不一样的,所以那个扣除不能一个人扣,要把家庭加进去,没有数据找数据,没有条件就要创造条件。  还有就是资本利得税,昨天最新消息,我们推动了一年了,股市应该不要引导他炒,使劲炒,你挺高兴,你赚的钱是谁的?赚的其他投资人?投资人赚新投资人,聪明投资人赚一时还糊涂,以后聪明的投资人,所以投资人赚投资人的钱,就失去了股市功能最根本的宗旨。投资者应该是赚实体经济的钱,不能A投资者赚B投资者。  整体财税在分配这个问题上缺乏统筹,都是单向。资本所得的税是低的,劳动所得,我们说个人所得税高了35%—45%,所以这有一个平衡问题。  地方税体系不完善,下面地方税很少,分到下面没有什么可分了,应该创造条件,给省以下的分税体制创造一些条件。  下面的事权不清晰,中央和省、县、乡承担什么责任,要充分地论,仔细地评。大比重拿上来,再大比重送下去,怎么就下去了,跑部前进,使劲地跑,跑项目,从底下跑,跑部门。  环境和资源税制度力度不够,国有预算不够,石油涨价,矿涨价,主体留给国企。国际供求关系的变化,因资源稀缺上涨产生的超额利润,应该属于全体人民。我们所有的收入,现在中央掌握不了,地方负了多少债不知道。  个人所得税要以家庭来扣除,现在老人不掌握,小孩不掌握,这都要建立基础数据。  建议几条。  1、对间接税实行结构性减税。我们现在所有国家官方文件只说个人收入的占比低,没有说谁高。你不知道谁低,怎么去涨,有人比重提高了,必然有人比重要下降,那谁下降呢?不说,所以可能要下降的人就说,我不高,财政说,我不高。公共财政的水平要求很大,我的钱还不够,企业说我很困难,都快死了,还给加税。  初次分配要把个人收入提高,我的观点,垄断的生产企业和半垄断、垄断的金融机构多了,要让他们降下来。  2、直接税和间接税调整,把直接税降下来,这边少税,为那边多税创造条件。营改增的时候配合税负的下降,但是注意税负的总体把握。直接税比要提高,特别是要着眼于两条,第一完善自己的财政税收制度,比如说扣除怎么扣除,第二是调节量,这两个任务都要做。第三个,还要对其他方面的改革更有利,比如说经济结构调整,比如说住房问题的解决,比如说就业问题的促进。  这里面资本利得应该增收,劳动所得征30%,股票交易所得目前不交税,房产税等等也不展开,这不合适。  税后利润的上交是1993年,1994年改革的时候停下来。当时我经历的,因为统一纳税,统一财务会计制度,停止企业利润承包,税收承包,统一交税,税后利润暂时不交,但暂时的时间太长了,一下就暂时了18年。当然前些年开始试点,现在局部在征。  转移支付制度需要调整,减少专项转移支付,提高一般转移支付,然后是预算的编制和执行,要特别改进制度,同时提高公开度和透明度。所有纳税人的钱全民都要关心,所有各级预算都应该在自己范围全部公开,我认为没有什么可保留的,说太复杂了,太复杂没关系,有1%的老百姓看得懂就可以,他可以跟99%那部分人去说。  最后一个就是建立基础信息,我们的信息比较差,要往前推进改革,必须下决心建立信息基础制度。一条对微观基础经济信息要提高数据、录入统计数据的水准,人的自然状况公安局里有。给全国农村土地编上号,把所有楼编上好,把所有的户编上号,一个户住三家,把所有的房间都编上号,你说个人申报很难的,你把基础数从源头上,从所有的新房开始实施,然后再慢慢找老房,搞房屋普查,搞土地普查,方法确定下来。  建立全国的信息中心,不要隶属于哪个部门,直属于国务院。  以上供大家参考,谢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