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音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音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玟的婚后生活作者天天自拍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56:29 阅读: 来源:调音台厂家

好,是一子加一女,我们那时候有政策,计划生育不允许超生,农村或许宽松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但爱人的家庭背景在城里也是体面的,因为她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岳父担任政府部门的要职,更是得以身作则,所以经过我和爱人年纪轻轻的时候就生了儿子小康,却没有再给他添个弟弟妹妹的打算。

一晃眼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岳父早已经从局里退了下来,靠着他的人脉我虽然没有坐上头把交椅,但好歹还是混了个一官半职当当。

直到前不久上面派人下来查税款的案子,我们几个局里的高层吓得胆战心惊,就害怕东窗事发临了还来个晚节不保,那阵子紧张的只要听到有人敲门,都感觉像是警察拿着手铐要来抓人似的。

好在事后靠着一些手段和关系总算是把来人打发了,但自此也是落下了失眠的病根,前思后想我终于做下了要提前退休的决定,当时周围好多人都不理解,认为我再坚持几年这局里的首把交椅肯定是我的囊中之物。

没有过那种提心吊胆每日害怕自己余生要在牢里度过的经历的人哪里会明白我为什么做这样的决定,只是为了不在最后的一步路上翻了船,猜到我心思的那几个老同事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打算,只是他们有些人当官当了一辈子,不舍得就此放弃掉手中的权力。

人情冷暖在官场上是最看得清的,我那老岳父刚退下来的那几年还算凑活,逢年过节的以往的那些下属还会送些月饼酒水过来,到了后面几年他们高升了,就再也没来看过我岳父。

只是我那老岳父看着快老糊涂的年纪,心思却还明白着,有时陪着爱人去看望岳父岳母他们老两口子,爱人和岳母就在厨房里忙活,我和岳父就在客厅那下棋喝茶。

那阵子开始岳父过往的同事、下属已经快有半年没有过来看望过他了,我当时就在旁边嘀咕了一句:「这些人真是势利眼,变得可真快。」没想到我那老岳父只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沈默了一会才操着中气十足的嗓音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没人来才好,我都退休这么多年了。他们每回来看我,我晚上都睡不好觉,自从前段日子起再没人过来看我,我这才第一次能放心地睡个好觉咯。」我被老岳父的话吓了一跳,回去以后不断地想才明白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又为这位七十来岁的老人的智慧佩服不已。

我的妻子王惠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我当时家庭背景简单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知道唯有读书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在大学里认识的爱人,我们是同班同学,但她除了是家庭背景比较好以外,并没有其他能够引起我注意的地方,反而是班里的另一位女孩,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深深地吸引着当时年轻单纯的我,她和我一样也是从农村里来的。

我们有着同样的家庭背景和童年,我总是时不时地故意找她搭话,希望能引起她的注意,我能感觉到她对我也是有意思的。

可后来发现她老是躲着我,有时迎面见了我还会低头快步走过,那时候的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直到第二个学期她和我们班里的一个男生在一起了,看见她那少有的笑容我才明白她的心思,那个和她在一起的男生是我们班上的班长,父亲是学校里的主任,书香门第的大少爷哪里是我能比得上的。

和我在一起的话,读完四年的大学,没有背景没有关系在这个城市又哪里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不过是做回了老本行回家务农,这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的决定在后来的我来看并没有什么错,因为我也做了同样的事。

妻子在学校里的时候学习不算突出,外貌不算出众,如果不是她父亲的关系我想我根本不会注意到她,也正是她家庭背景的关系,我强迫着自己和她接触、聊天学习,在慢慢的交往中她果然爱上了我,不顾家里的反对选择了和我在一起。

毕业之后靠着他父亲的关系再加上自己的努力终于留在了这个大城市里,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大概工作了一年多之后,小惠怀孕了,那时候的未婚先孕可不像现在这样简单,光是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就会要你的命,更何况小惠的父亲还是政府官员,更是害怕这样的丑事发生。

但那大起来的肚子就是想瞒也瞒不住,无奈之下只能仓促为我们俩办了婚礼,当时所有人还在纳闷我们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

婚礼的那天她来了,和学生时代的她相比多了一份成熟和稳重,不变的是她的知性和美丽,只是在酒席上她独自坐着没怎么和人说话显得孤零零的,据说她和那个班长早已经分手了。

我那天装的特别高兴,想来更多的是做给她看的,目的就是让她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

婚后没多久小惠就给我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十分可爱只是打一出生好像就和我不亲,我只要一抱准哭,外人都说我们爷俩属性相冲,以后长大有得我操心的。

果然,小康在长大以后在学校里调皮捣蛋顶撞老师,大学毕业后还是吊儿郎当游手好闲,没有一点像我年轻的时候,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也难怪他变得骄奢恶劳。

唯有一件事情做得让我觉得可能是他最正经的事,那天他打电话回家说是晚上要带女朋友回家给我们瞧瞧。

我得知之后气得差点想摔电话,从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到现在已经不记得换了多少个女朋友,这在我们那个年代这就算坏了多少女孩的清白了。

那天的晚饭是我和小惠忙前忙后一起张罗的,心里再气也不能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

到了晚点的时候小康带着小姑娘进了家门,说不出的清秀文静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小康的母亲更是喜欢得拉着小姑娘的手不放。

小康的女友叫小玟,独生子女和小康一样,家里父母健在,饭后的一番闲聊下来我和小惠对这个小姑娘都很满意,觉得儿子终于是懂事找到个好姑娘了。

等过了几天小康回到家里就通知我们:我要和小玟结婚了。

杀得我和他妈妈一个措手不及,可能真的是有着基因遗传的关系吧,原来小康这不长进的东西也学着我当年的样子把人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了,现在是不得不赶紧结婚。

小惠拉我到房间商量,没说几句就开始埋怨我:「你看你生的儿子,跟你一个样,不要脸。」我笑了笑:「跟我什么样,没有我当年的努力能有现在的他吗?」腾地一下小惠的脸就红了起来,大概是想起了那时候的青春岁月吧。

约定了时间,我们两家人先见个面也好商量婚礼怎么举报才好,那时候我仍然在位,自然是不能把唯一一个儿子的婚礼办得太过简陋。

「呀!你是、你……」

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了,无论是外形还是外貌都多多少少发生了点改变,但那份气质和给人的感觉是不会错的,是她没错。

「你是?」

「杨兰,我是郑秋明呀,你不认得我了。小惠你快过来瞧瞧这是谁。」小玟的妈妈听到我的名字似乎终于记起了我。

「呀!这不是杨兰吗?是不是你啊,真的是你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你是小玟的母亲?」这可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当年在大学里我求而不得的女孩,如今是我儿子的丈母娘我的亲家。

两个小辈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我和杨兰讲解了一通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了这么一层关系自然是比一般的亲家见面要熟络的多,席间两家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除了孩子们的婚事以外也聊起了各自大学后这么多年的境遇。

杨兰的爱人叫冯恒,在酒席上没怎么说话,我们能知道的就是他现在在一家私企上班,和杨兰是在工作中认识的。

既然两家人还有着这样的缘分,自然不用再有太多的顾虑,直接开始商量起了婚礼的安排细节等诸多事宜。

我们那时候的条件比较简陋,我一个农村小子家里没有什么值得请的亲戚,而小惠的父亲当时气恼我们未婚先孕,感觉脸上挂不住也没请什么人,就是自己两家的父母到场祝贺一下就好了。

对此小惠一直颇有怨言,对小康的婚礼自然不能简单马虎,按我的意思其实是不太想搞得太过隆重的,毕竟当时还有很多人盯着我的一举一动的。

在婚礼上看着那西装笔挺的儿子,再看那穿着洁白婚纱的小玟,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不知怎么的,越看着小玟越是觉得她跟当年的她的母亲杨兰是那么的相似,一样的美丽和知性,那是一种让人忍不住被吸引过去的气质。

看着两人交换对戒,许下爱的誓言,我的眼眶不知不觉中湿了,模糊中好像看到了那个新娘就是我当年曾真心喜欢深爱过的那个漂亮的女孩,只是与她接吻的新郎却不是我。

突然间心头产生了一丝怒火,恨什么呢?恨那个为了前途而向金钱权势妥协的女孩吗,但那时的我不也是这样做的吗?恨自己没有能力没办法和真正喜欢的女孩白头到老,但讽刺的是现在以我的职位和身份,每天都有着不同企业不同身份的男男女女争先恐后地巴结我。

小康和小玟结婚时我们父母双方特地出钱给他们买了一所婚房,以我的实力本来独自负担根本没有一点问题,但这样做的话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怕被人认出来。

他俩刚开始很少回家来吃饭,而小玟的父母又不是本市人,基本上就是他们两个小孩子自己解决饭菜问题。

到了后来小玟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不方便再在厨房进进出出,小康从小娇生惯养又根本不会烧火做饭,小惠担心两个孩子曾经想过去帮忙照顾一下,只是我们爷俩一个德行,我这边她也走不开。

后来没办法了,就叫他们两个晚上回到家里来吃,人多也热闹点。

当时小玟怀孕已经有六个多月了,肚子越来越大,她原来公司的工作也早已经停了下来,专心在家待产,只是小康这小子结了婚还是跟小孩子一样,晚上陪客户应酬到很晚才回家,只留着小玟独自在家等他。

小惠大概是担心着小玟每天一个人在家实在是放不下心,于是颁布了强制性的命令:两个人全部回家来住。

对此小康还颇有微词,但在他母亲面前也只是发发牢骚不敢顶撞,在确定小玟搬回家里来住的那一刻,我那沈寂已久的心仿佛春天复苏般醒了过来,总觉得以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搬回家住后,小玟的一日三餐都是妻子忙着张罗的,她每天口口念着的都是她的宝贝大孙子,只是一两次的话倒也没什么,只是说得多了,我发现小玟每次见到妻子的神情都有紧张。

「你不用担心太多,小康妈妈就是喜欢孩子随口说说的。我们家没哪套封建思想,男女都一样要不你再生个男孩像小康那样的,估计你以后就要头疼了。」我试着以一个慈祥长者的样子去开导小玟,让她在怀孕期间尽量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谢谢爸,妈的心情我能理解的。小康以前是不是特别调皮。」小玟好奇着自己丈夫的童年,我又乐的和她在一起聊天,索性就从小康出生说起,我们一老一少坐在那聊了不知道多久。

我看着小玟那是不是展露出来的甜美笑容,仿佛自己又再回到了学生时代,眼前的她变化成了她的母亲杨兰,还是记忆中的那份清纯,只是这一切的幻影都在背后妻子的一声咳嗽中破灭了。

「怎么样、怎么样了医生。」

看着又一个医生进了手术室,在门外等待着的我们心急如焚。

小玟的预产期是十月,只是想不到突然小产赶紧送去了医院,从她进入手术室开始已经有三个钟头了,一点消息还没有。

「小康你先坐着,别走来走去的。」

「现在我哪里还坐得下。」

「你就由他吧。」

因为小玟的父母不在本地,所以我们也只是电话通知了他们小玟进医院生产的事情。

在医院陪着小玟的只有我和妻子。

我和这家医院的院长是老相识,一听说是我的儿媳妇进了医院生产,马上就把最资深的妇科医生派了过来,本以为不会出什么大事,只是没想到后来又进去了一个医生,我才手心开始冒汗感觉不妥。

万幸的是在经历了五个多小时的生产小玟终于被推了出来,一起被抱出来的还有一个女婴,母女平安。

大概在医院里呆了一个多月后经医生诊断允许小玟出院,她就被接回了我们家里,孩子自然也是我们在照顾。

也是在孩子出生没多久后我决定了要提前退休,看着那么可爱的孙女我实在是不想到老出现什么意外再见不到她。

妻子的父亲也是干这个的,她自然能明白我的苦衷,至于小康和小玟他们更不会有什么意见,自此我就在家弄孙为乐。

而妻子还不想那么早就退休,好在她的工作比较清闲,晚上总能准时下班回家做饭。

「来,看看,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呀?」

小玟坐在由软垫铺成的地板上逗弄着乐乐,我看着她们娘俩,一大一小都是那么的天真可爱,心头暖流涌过。

只是在我眼角不小心瞥见了小玟不经意间敞开的领口时一下又回到了现实中,照顾孩子时为了方便喂奶小玟在家里穿得衣服都是特殊的哺乳期妈妈服装,大概是刚才喂完奶后忘了把扣子系上,现在我还能从那敞开的衣领看到雪白的上乳球。

可能是为了图方便吧,从我的那个角度看过去小玟似乎连胸罩都没有穿,一念至此我狠狠咽了一大口口水。

「瞧这是谁,这是爷爷、爷爷。」

小玟抱着乐乐拉着她的小手教她说话,突如其来的叫唤让我吓了一跳,赶紧转移视线装作看孩子的样子,小玟冲我笑了笑应该是没发现我刚才那老不羞的行为。

说也奇怪,自从小玟生了孩子住在家里以后,我和妻子的房事开始增多起来,本来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一个月能有一两次都算是不错的了。

但每天看着小玟这样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在家里转悠,我的那颗小心脏也跟着开始扑通扑通地复苏过来,现在的频率是每个星期都会拉着妻子来一两次,算起来比我们之前一个月的次数还要多。

只是女人到了这个年纪皮肤松弛皱纹出现,本来就不是多漂亮的妻子到了现在更是引不起我的兴趣,但我身体里的那团火在家里也只能冲她发泄。

「你个老东西,都一把年纪精力还这么旺盛,跟小伙子似的。」一番风雨之后妻子靠在我的肩膀上埋怨说道,但看她脸上透露出来的幸福的笑容又不像是在生气。

「这不是现在退休在家没事干吗,平时哪有这精力。」「你就这么老实呆在家里,不出去找找你以前的那些女同事聊聊。」「说什么呢,我在不在家你去问问小玟不就知道了。」「是因为有小玟在家里你才不出去玩的吧。」我听着妻子这话里饱含深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难道是她察觉到了什么吗?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啊!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你当初生小康的时候也是小产,那时候我也是在手术室外面担心了一夜。没想到小玟生孩子也早产,你说这个东西不会也有基因遗传吧。」「胡说,这东西哪有遗传的,要不然还得了了。每个孩子都早产比算命的都准。」巧妙地转移了话题后,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天在医院里看到那份报告的情景。

那时候小玟还没出院,孩子还放在特殊的病房里照顾,只是当护士拿着孩子的基本身体状况登记表过来给我们看时,我无意中竟然发现了一个让我连续三四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问题。

在乐乐的登记表中的血型那一栏填写的是O型,而我每年的单位里安排的体检中检验出来的都是A型血,这一发现让我大吃一惊。

一开始我不敢声张,回到家后思前想后睡不着觉,难道小玟不守妇道给我的儿子小康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吗?那这顶帽子就是在他们结婚之前就有的,小玟竟然会是这样的人,这孩子不是我们老郑家的香火,想到这里心情无比地沈重,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想跟妻子先商量一下。

只是在刚张嘴要说的时候却又想到了一件更为恐怖的事情,活生生把话吞了回去,「你怎么了,怎么这个表情?」「没有没有,没事。」我那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时,后背的冷汗都出来了,感觉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

因为我做出了一个更加大胆的假设,假设小玟并没有给小康戴绿帽子,乐乐确实是小康和小玟的骨肉,那么孩子的血型和我的不一样的结果只有一种,我和乐乐没有亲缘关系,出了问题的是小康和我才可能不是父子关系。

等于说这个假设成真的话,我的头顶上才是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一戴还是二十多年,给别人白白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

这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都可能让我们这个家庭奔溃,我只能一个人去找寻答案,不能告诉任何的第三人。

从环境和各个角度来看,我和小康的亲缘鉴定的方案都是比较容易实现的,找了一根他的头发以后我就托人拿着我和小康的两根头发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因为托人的关系,只用了两天时间报告就出来了,鉴定结果是:无亲子关系。

我看着那份详细的鉴定报告,一口气堵在心里发泄不出来,妻子竟然骗了我二十多年,我耗费心血竟然给别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其中心酸、痛苦实在没有第二个人能够体会。

但我却没有办法对妻子进行什么报复,他们家的势力根深蒂固,看起来老头子退休了没了权力,但他们的娘家人可还好多人在位,我虽然苦心经营了多年却还是没办法跟他们比。

但要我就这么算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我想我后来的一切疯狂的行为都源于这时我要报复的决定。

「小康今晚是不是又去应酬了?」

「他刚才打电话来说会晚一点回家。」

已经快到10点小康还在外面应酬着客户,完全把刚生产完的妻子和那几个月大的女儿丢在了家里留给我们照顾。

在孩子没出生以前,他的工作虽然忙但至少都能够准时下班回家,现在孩子出生反而在外面到处去陪客户去了。

「臭小子也不知道成天在外面忙些什么,看他待会回来我怎么收拾他。」自打孩子出生以后,光是我听见的小康和小玟的吵架就有五六次之多,每每都是小康不依不饶,而小玟只是在一边哭泣。

这种时候妻子嘴上骂着小康,但话里话外都是让小玟懂事些要体谅丈夫的难处。

一个小姑娘家家父母不在身边,又住在婆婆家哪里敢不听话,但当小康和妻子离开之后,我则适时地安慰着她,由此我和小玟之间的感情日益增加。

「爸他忙工作是好事,您别怪他了。」

「平时也没见他这么勤奋,孩子出生了就躲到外面去,说到底还是不想照顾孩子嫌麻烦,真不知道孩子是不是他亲生的。」妻子刚洗完碗来看孙女,听到我的最后一句话脸色有些怪异,是的我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瞎说什么,难得小玟这么懂事,小康这么忙还不是为了多赚钱养孩子,你有什么好说他的。」「他要真是忙工作也就算了,就怕他和那些狐朋狗友去些不该去的地方。」妻子见我在小玟面前说了自己儿子不中听的话,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观察着小玟虽然哄着孩子但已经心不在焉了,见目的达到后我接着翻着报纸不在理会她们。

果然,在小康回来之后他们夫妻俩的房间里传来了吵架的声音,我和妻子早已经入睡了,听着声音越来越大妻子本意是去劝架的,被我拉住:「小俩口吵架很正常,你老去插手人家会以为我们做公公婆婆的帮着儿子欺负儿媳妇的,安心躺下睡吧。」妻子考虑过后听从了我的意见,直到一声摔门声后听见有人出了房间,又听见大门开启关上的响声,我和妻子对视一眼,知道小康肯定是吵架后跑出去睡了,整个的计划开始朝着我预期的目标实现。

第二天起来,果然不见小康的踪影,我和妻子都没多问,好避免尴尬,只是妻子在言语态度上还是表现出了她的不满。

「昨晚是不是和小康吵架了,这臭小子是不是跑出去住去了。」等到妻子上班后我开始开导着小玟。

在我和小玟独处的时候她很愿意跟我述说她内心的感受,不会在乎我是她的公公,或者她把当作是爸爸了也说不定。

「爸谢谢你,听你这么说完我好多了,我不会再跟小康吵架了,你和妈不用担心的。」「傻孩子,有问题当然要说出来。憋在心里怎么行,我和小康的妈妈到现在了不还是会吵架。」小玟一点也没防备很可爱地对我笑着,只是她没发现此刻我的手早已经扶在了她的肩膀上,有一种要揽她入怀的感觉。

「爸你看是这件好看还是这件好看。」

陪着小玟到商场里给乐乐买衣服时,我突然发现了一家女装店,就硬拉着小玟进去看衣服,一个老男人抱着一个一岁不到的小孩,和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在买衣服,外人怎么看怎么奇怪。

「来,宝宝乖,来吃奶了。」

最早时候小玟喂奶都是把孩子带到自己的房间去喂,后来开始慢慢发展为背对着我喂孩子,而我则装作看报纸的样子对这一切视而不见。

到了如今,有时会直接面对着我给孩子喂奶,而我在假装翻看报纸的时候快速地偷瞄她一眼,只是我发现小玟好像也有在偷瞄我的样子。

「爸你帮我把衣服后面吊带拉一下好吗,我腾不出手来。」像这样超出了公公和儿媳间亲密的举动在现在的我和小玟之间已经是比较平常的事情了,只是一切都是在只有我们两人独处的时候才可以。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妻子因为单位集体旅游的关系出去跟同事玩了,而小康早几天前就因为出差缘故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那个晚上雨下得特别大,雷声也特别大,我的房门被敲响了,打开一看是小玟抱着孩子在外面:「爸,孩子害怕雷声一直哭,我能在你屋子里呆一会吗?」一开始孩子不停地叫唤,到后来她累了自己就睡着了,我看着熟睡着的孩子问小玟:「这么大的雷你害不害怕?」小玟害羞地点了点头,又突然看着我说:「和爸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那一晚我不知道是谁先抱的谁,也忘了是谁先亲的谁,只记得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和小玟,我和自己的儿媳妇在我和妻子的卧室里苟合了,完成了公公和儿媳间的伦理、生理上的逾越。

第二天醒来小玟已经带着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们彼此很有默契地没有提起这件事,而且在平时的生活中也尽量表现地跟往常一样,只是到了孤男寡女单独相处之时免不了情欲上涌又再发生一些肉体上的纠缠,事后又恢复如初。

这样的事情我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了,只是在妻子和小康在的时候我们从不会有任何过分的举动,在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面前,与自己的儿媳妇偷情那始终只能出现在情色小说当中。

后来到小玟的父母过来看女儿、孩子后,小康就带着小玟和自己的女儿回到了他们的房子去,两口子暂时留了下来照顾女儿和孩子,我也就渐渐少了去看望孩子的借口,和小玟单独相处的机会,关系也日趋转淡,其实也不是关系变了,而是恢复了正常的公公和儿媳间的关系罢了。

我没有过分地去纠缠于小玟,我知道自己一开始这么做的目的只是报复妻子,每次和小玟做完之后,不仅是我感觉自己的罪恶,小玟也一样心情沈重。

我想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结束是对我和她最好的选择,如此一来,多年以后我还能有一个乖巧懂事的孙女可以陪伴左右该是多大的幸福。

字节数:17650

【完】

谢谢赏读,请点击主楼下面的顶,您的顶+回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三国闪破解版

爆蛋军团无限内购版

棋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