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音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音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澳洲煤矿新星100万美元投资煤田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8:33:13 阅读: 来源:调音台厂家

澳洲煤矿新星100万美元投资煤田

年仅35岁的内森·廷克勒(Nathan Tinkler)已凭借煤炭获得了惊人的财富。仅仅在五年多之前,他卖掉了自己的住宅和公司,以筹集起步资金,向一块未经开采的煤田投入了近100万美元。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内,这笔投资已经翻到了5.3亿美元——随后他继续不断滚动投资与交易。这一过程中,中国需求带动的煤炭热潮助力不少,他挫败力拓(Rio Tinto),获得了香港来宝集团(Noble Group)的一笔关键投资。如果今后几个月内一项并购能如预期搬完成,他很可能将跻身全球十亿美元级富豪之列。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到现在还没做过:开采出任何煤炭。“我非常清楚自己尚未开采出一吨煤炭这一事实,”他说,“人们获得高额回报的唯一方法,就是以30-40%的溢价出售资产,然后套现离场”。这一切都发生在第一锹挖到地上之前。

Constellation Capital驻悉尼投资分析师彼得·齐尔顿(Peter Chilton)表示,廷克勒这种投资者很罕见,他既知道什么时候该买入,也知道何时该卖出。“毫无疑问他知道趁热打铁的道理,而煤炭毫无疑问是全世界最热门的大宗商品之一。”齐尔顿表示。廷克勒的下一笔交易将会见证:他终于开始挖煤了。他掌控的上市公司阿斯顿资源(Aston Resources)计划与另一家煤矿公司怀特黑文煤炭(Whitehaven Coal)合并,而后者拥有五家运营中的煤矿。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合并完成后,他将在一家预期市值达51亿美元的公司中占有19.6%的股份,该交易将使其净资产突破10亿美元大关。目前,福布斯亚洲版将廷克勒排作澳大利亚第26富豪,估计其净资产为8.25亿美元,一年间增长了三分之一。廷克勒于去年首次登上该榜单。

他买卖未经开采的煤田的时机非常精确,由此积累了巨额财富,这让业界观察者想起了安德鲁·弗雷斯特(Andrew Forrest)在铁矿石交易中的精准时机把握能力。后者在福布斯澳大利亚富豪榜上列第三位,资产达53亿美元,他也抓住了中国对大宗商品胃口惊人这一东风,在澳洲富豪榜上的排名节节高升。廷克勒本月的排行为第36名,他自称非常景仰弗雷斯特,称后者为“采矿行业的一个伟大澳大利亚人”。

廷克勒这位交易大师的崛起始于2006年,当时他花费1,150万美元在昆士兰州买入了一块称为Middlemount的未经开采的煤田。卖家是加拿大的Sennen Resources,与廷克勒不同,该公司不是很相信能从这里找到大量高品质煤。“这块煤田两旁都是世界一流的煤矿,分别由英美资源集团(Anglo)和必和必拓(BHP)拥有,因此我不认为判断出它的价值需要什么天才。”他说。由于他的电子承包企业曾为这些煤矿提供服务,廷克勒了解这一区域,他卖掉了自己的公司和位于纽卡斯尔的住宅,筹集了所需的100万美元资金,作为不可退款的定金。由于没有余钱支撑采掘和测试,以支撑自己的直觉,他说服悉尼精品投资银行Martin Place Securities向其客户筹集了200万美元,据报道,当时许诺回馈该项目的20%收益。这些客户们退出的时候获得的现金和股票价值达6,000万美元。

这笔煤矿投资得到回报后,廷克勒遇到了一个大限:他必须开始偿还1,150万美元投资中尚欠Sennen公司的部分。好在来宝集团出钱解了燃眉之急,后者总是在不断寻找煤炭和其他大宗商品的新来源,以将其推向市场。该公司于2007年出资5,000万美元,获得该项目30%的股权,同时签订承购合同,许诺买下Middlemount所产全部煤炭,而这距离廷克勒预付定金才过去了不到8个月。来宝的一位经理人表示:“我们与廷克勒就多个交易进行了合作,双方都从中受益,我们喜欢他。”

下一年中,廷克勒还将获得两笔巨额收益。2007年12月,他同意将Middlemount的70%股权卖给Macarthur Coal,对价为5,700万美元现金,外加价值1.84亿美元的大笔Macarthur股权。随后Macarthur又成了另一家公司的收购目标,其股价翻了一番,为廷克勒创造了套现良机。2008年5月,他以4.22亿美元的高价卖出了这笔股权。

从天而降的大笔财富使廷克勒可以放手花钱。他很快买下了一架私人飞机、一支足球队、一支橄榄球队和一块纯种马场。2008年昆士兰黄金海岸举办的神奇百万(Magic Millions)纯种马拍卖会上,廷克勒出手不凡,一口气买下了59匹一岁马,耗资1,750万美元,他的Patinack马场充斥着在澳大利亚屈指可数的昂贵良马。

豪车也是廷克勒的心头好,他收藏富有异国情调的汽车,包括一辆保时捷997 GT3——他喜欢亲自驾驶这辆车风驰电掣——和一辆法拉利。去年7月,他拥有的另一辆法拉利——价值50万美元的Ferrari California被一个少年窃走,后者驾着它穿越了崎岖的灌木林,随后放火将车付之一炬,因此被判了12个月徒刑。

对廷克勒来说,一辆法拉利失窃算不上是人生中的最不幸的事件。上世纪80年代,他还是个学生时,父亲的土地挖掘生意失败了,这或许是他最困难的时刻。一家人被迫从新南威尔士州煤矿中心梅特兰(Maitland)搬到了海滨的麦觉理港(Port Macquarie),家庭经济条件的骤降使廷克勒更加坚强。“有时这类事情就是会发生,如果你还是个孩子,这样重大的事情可能会在你心中燃起火种,”他说,“幸运的是,我的家庭充满了爱。”

没人知道父亲的商业失败对廷克勒有多大影响。然而毫无疑问的是,他的商业行事风格可谓“赶尽杀绝”,只要价格合适,他会毫不留情地重塑自己的资产,如果董事或经理人不再能满足他的需求,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抛弃。去年11月,他颠覆了两个董事会。在他占有19.9%股权的上市公司Coalworks,年度股东大会上廷克勒与其他大股东一起投票反对董事会提案,驱逐了两名董事。五天后,他又将阿斯顿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赶了出去。廷克勒本人接掌董事长之职,将长期好友、前澳大利亚副总理马克·维尔(Mark Vaile)降为副董事长。不到一个月后,他又宣布了与怀特黑文的并购案。

廷克勒对维尔的评价很高,后者是澳大利亚国家党的成员,代表新南威尔士州一个乡村选区,担任国会议员,廷克勒正是在这一地区度过了生命中的大多数时光。“我是个乡村男孩,这点毫无疑问,马克是我一直非常尊重的人士,”他说,“他曾是个农牧产品销售人员,而我小时候也希望干这行,只是事情发展出人意表。”

高中毕业后,廷克勒没有当一家乡村贸易公司的销售代表,而是成了当时隶属加德士(Caltex)旗下的Bayswater煤矿的实习电工,开始了自己的职业涯。后来,他组建了自己的承包公司,雇佣了多名电工。“在煤矿行业,他的名声很不错,因为他从底层开始奋斗,最后出人头地,”煤矿业界网站International Longwalls的编辑卢·卡卢安纳(Lou Caruana)称,“他擅长发现业界遭到低估的潜力,向世人证明,他是个精明的资产交易师。”

不过,廷克勒本人称,自己的煤矿知识主要限于“地上”。去年他曾与卡卢安纳聊过,谈及对长壁开采(longwall mining,通过自动化设备开采煤层的一种技术)的井下经验。“不,我没有在井下度过多少时光,”他说,“对于长壁开采,我的知识差不多都是从YouTube上看来的。”父亲生意失败后,廷克勒家还经历过一次火灾。以电工身份早早进入煤矿行业的廷克勒,从2006年开始交易资产,当时大宗商品价格高企,交易员们竞相争夺更多资源供给。他的偶像是Macarthur创始人肯·塔尔波特(Ken Talbot),后者2010年在非洲因飞机失事而不幸罹难。“我在一边默默地学习肯,景仰他的商业模式,买下Middlemount后,这种学习对我很有帮助,”他说,“我觉得肯买下Middlemount的原因,有一半在于该矿赖以建立的模式与他所习惯的那种非常相似。”

廷克勒执掌Middlemount资产的方式,是否正是为了使其对理所当然的买家——本已运营着成功煤矿的公司——更具吸引力呢?他没有明说,但他的下一轮交易中可以佐证这个假设。与Macarthur交易获得暴利后,他又将目光投向了另一块未经开采的煤田——新南威尔士州猎人谷(Hunter Valley)的Maules Creek矿床。2010年初,廷克勒旗下的阿斯顿资源公司以4.3亿美元从力拓的一家子公司那里买下了Maules Creek,与当初的Middlemount交易一样,他投入的现金很少——只有2,250万美元。从一开始,他就考虑了买家或合作伙伴:不到当年年底,阿斯顿同意将Maules Creek的15%股权卖给日本伊藤忠商事,后者为此付出了3.4亿美元左右。

去年10月,阿斯顿又决定将Maules Creek的另外10%股权卖给日本电力公司J-Power,这次获得了3.57亿美元。这意味着,阿斯顿仍保留着这块尚未开采的煤田的75%股权,仅仅卖出了其中的25%,收益却已经比当初为整块资产而付给力拓子公司的价格高出了2.67亿美元。

这些交易的收益有助于廷克勒偿还为收购Maules Creek而借的贷款,还用于该煤矿的开发。阿斯顿于2010年8月上市,筹集的3.57亿美元中约有2.23亿也用于偿还Maules Creek之债。来宝参与了阿斯顿的首次公开募股,获得4.9%股权,并签订承购协议,今后十年中每年可从Maules Creek优先获得150万吨煤。此后,来宝抛售了这批股份,廷克勒本人现拥有阿斯顿的32%股权。

交易还在继续。廷克勒已宣布计划,将开发纽卡斯尔一个规模达24亿美元的运煤码头,以克服港口运输瓶颈;12月中旬,他又宣布了阿斯顿与怀特黑文之间的并购案。等到这笔交易完成之时,他或许又开始考虑新的机会了:“我正在研究一些海外交易,”他说,“人人都想涉足煤炭。”

火线精英百度版v0.23.0下载

六迪世界官方版

国彩彩票

天庭恋爱记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