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音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音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人体艺术摄影师的爱情自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30:54 阅读: 来源:调音台厂家

div>

33岁的姜商波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也是一个以人体艺术拍摄为职业的年轻摄影师。他的摄影作品曾多次荣获全国大奖。但在这些荣誉背后,姜商波的婚姻和爱情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妻子因他的特殊职业离他而去;唯一让他动心的模特“燕子”婉拒了他的表白;喜欢他的女孩又不能忍受自己的恋人成天和裸女打交道……

如今的他患上了“爱情饥渴与恐惧综合征”,既渴望爱情又害怕感情再度受挫。也许,从姜商波选择人体摄影的那一天起,他的情感之路就注定坎坷。

迷上人体摄影,婚姻触礁崩裂

我15岁就爱上了摄影。参加工作后,

在一家企业当生产一线技术员的

我,劳作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摄影。我拍的照片不时被报刊登载,并获得一些行业系统或市里的摄影比赛奖。

1998年春天,一家很有影响的摄影杂志用了好几个篇幅刊登了一批人体艺术摄影作品。我反复品味着杂志上的这些作品,从事摄影近10年的我忽然对人体摄影有了一种特别的感悟,决心尝试一下这方面的创作。在悄悄找了美院的一个女模特小试牛刀后,初涉此道的我取得了意外的收获:我的人体摄影作品《生命》获得了全国比赛的一等奖。从此,我迷上了人体艺术摄影。

从事人体摄影必然要和人体模特打交道,而且还多是一丝不挂的性感女性。这是一件让平常人难以接受的事情,更何况是我的妻子。

我和妻子是自由恋爱,婚后感情一直不错,我把她和女儿看作是我事业追求的两大动力。我工作的那家企业效益一直不好,虽然妻子从没说过什么,但作为男人,我总觉得心里挺过意不去。渴望有更大发展的我从那家不死不活的企业辞职后,借钱开了一家影楼并且干得很不错,在同行中颇有些名气。在我拍摄的照片中,很多人都说,你拍人像的感觉特别好,把被拍摄者的姿态和瞬间即逝的神情表现得很生动。我对妻子说,看来我这人更适合进行人像创作。妻子也说,其实她早就有这种感觉了。

可后来,当妻子所面对的不是人像照片,而是赤裸裸的人体作品时,她简直要气疯了!

妻子第一次知道我拍摄人体艺术摄影是旁人拿着一本摄影杂志告诉她的,那上面有署名“姜商波”的一组人体照片。她当即质问我,我只得解释道:“我接触裸体女性,就如美院的男学生要接触裸体女模特,医院的男医生要接触看妇科的女病人一样,这只是职业所需,和性没关系。”但没等我说完,她就“呸”地一声:“我才不想听这些鬼道理!我就不信搞人体摄影的男人就那么纯洁,变坏只是迟早的事!”也难怪妻子会坚持这样的想法,自打我从事人体摄影后,不时有人在妻子面前风言风语:“你老公成天面对那么多赤身裸体的靓妹,鬼才相信他会坐怀不乱。除了神仙以外,和尚想不变坏都难!”

在其他人眼里,我的摄影也是靠“性”来吸引眼球的行为。我的一些熟人,当面会赞赏我的人体拍摄得很美,在欣赏这些作品时,眼珠儿都恨不能鼓得掉下来,但背后又会撇嘴说闲话。有一次我参加一个文化沙龙,一个酸溜溜的中年人不知道我就是搞人体摄影的,在那里唾沫横飞大发感慨:搞人体艺术摄影的没一个好家伙,都是些“人体寄生虫”,依附于女人的身体来混稿费。而那些愿意当人体模特的女孩,也无非是拿面子换票子的艺妓罢了。在一边听到这话的我,气得和他理论起来,到最后双方争得几乎要动拳头!我说你贬损我没什么,我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但你不能侮辱这个行当,侮辱那些心地单纯的女孩。

因为我的人体艺术摄影,夫妻俩免不了经常爆发“家庭战争”。看着爸爸妈妈吵架,不懂事的女儿常常流着泪不停地说:“爸爸妈妈不要吵了嘛,我听你们的话……”面对深爱的女儿,我也曾经犹豫是否放弃人体摄影,但就在我和妻子矛盾白热化的时候,我的一幅人体艺术摄影作品在全国比赛中获得二等奖。创作的成功使我有一个越来越强烈的预感:在人体艺术的摄影创作方面,自己肯定大有发展!我决心要努力成为中国最有影响的人体艺术摄影师之一!面对“屡教不改”的我,妻子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你继续去拍人体,要么我们就离婚!为了不刺激妻子,有相当长的时间,我拍摄人体照都如搞地下工作一般,投稿时也总是借朋友的通讯地址,以免退稿被妻子发现。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一次,妻子发现了我刚刚拍摄、准备参赛的一组人体照片,看着照片上姿态各异的裸体女性,她发疯似的把照片和底片全绞碎了。面对怒气冲冲的妻子,我也气得双脚跳!这组作品,可是我付给美院模特一笔不菲的“出场费”才拍出的啊!而之后,我的一次“重大疏忽”使我们夫妻感情彻底破裂了。

那次我趁妻子出差,邀约一个模特在我的工作间拍摄,没想到妻子提前回来,发现屋中坐着一个轻纱遮体的年轻女人,气得把皮包狠狠地摔在地上。正在调试镜头的我和尴尬的模特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一时竟不知如何解释。当然,这时的任何解释都是枉然。那次的“家庭战争”持续了半个多月。战争的最后结果:夫妻协议离婚。离婚时,在妻子的要求下,女儿判给了她。她说:“女儿跟着你我不放心,因为你的照相机会把她教坏。”面对这无可挽回的结果,为了前妻和女儿在经济上宽裕一些,我把经营多年的影楼交给了前妻。

家庭的破裂让我痛苦了很久,每当想起夫妻昔日的快乐时光,我的心就会变得黯然。我理解前妻的心态,也爱这个家庭;但作为事业上的狂热追求者,我在摄影创作上已进入痴迷状态,实在无法放弃追求。离婚后,最让我牵挂的是年幼的女儿,每当在电话中和女儿聊天时,我的心中特别温暖。

2003年10月,我在成都会展中心举办人体艺术摄影展,这是成都首次大型人体摄影展,引来了众多媒体的报道。那天,女儿对我说:“那么多报纸连续写你,电视台老在播你,同学们都说我有个名人爸爸,可我听了好想哭,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家现在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女儿的话让我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我用最柔和的声音告诉女儿:“爸爸虽不是这个家庭的成员了,但爸爸永远都是最爱你的。”

唯一心动的女模婉拒了他的示爱

我的婚姻破裂后,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说,这下你又解放了,可以从众多美女模特中物色一个漂亮的女子重建家庭,可别挑花眼哟!对此我只是一笑了之。

多年的人体创作中,只有一个叫“燕子”的模特让我产生过爱。她是我在全国第二届“美能达”人体摄影比赛中获金奖作品中的模特,我们是在一个朋友经营的婚纱影楼认识的。当时,这个有着漂亮大眼睛的女孩子正在咨询拍婚纱照的事。朋友笑着说:“我这位今年才20岁、连男朋友都没谈过的女顾客,居然都拍第二套婚纱照了。”女孩子笑着说:“这不行吗?我就是要提前感受做新娘的滋味,但也许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结婚。”

谈话中,我发现“燕子”对摄影有不少独特的领悟。“燕子”很大方地告诉我,她在海南旅游时,在女伴的陪同下,去写真影楼拍过一套人体写真照片。她还说:“我觉得我的体型不错,而且拍得也好,我拿到写真照片时可高兴了!但我妈妈差不多骂了我半年,呵呵。直到有一天,我妈妈又仔细地看了这组照片,才忍不住赞叹说这照片很有魅力……”看着她眉飞色舞诉说的样子,我忍不住说:“能让我看一下那些照片吗?”“燕子”当场回绝我:“不行不行!因为我不了解你。”她说这话时,脸上有一种既认真又调皮的神情。我被眼前这个性格活泼的女孩逗得哈哈大笑。

这以后,我和“燕子”有了进一步的来往。从认识到熟悉,再到后来,“燕子”成了我比较固定的人体模特。谈到当人体模特的心路,“燕子”曾经对我说,她知道人体模特吃的是青春饭,但她更知道人体最美丽的时候也就是很短的几年,所以她希望在年轻时留下自己最美好的记忆,等老了以后就不会为青春的易逝而留下遗憾。因为曾经美过,而且也有了美的真实记载。她这话让我听着特别感动。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给“燕子”拍摄时的情景:在我的摄影棚内,她把外衣、胸罩一件件褪去,赤裸全身站在我的镜头前。看着她那光洁、白润如瓷的肌肤和玲珑有致的优美曲线,我不由感叹人体是那么的美!与此同时,“经验老道”的我竟有了几分慌乱和尴尬。我的大脑出现了空白,一时间我想不出该如何用镜头来表现这美丽的胴体。

“燕子”落落大方地在我的注视中坐下来,摆好一个姿势,长发很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长长的睫毛静静地遮住了黑亮的眼睛,这是一个在国外油画上经常见到的姿势。此时,我看到的是天然去雕饰的人体,有一种圣洁的雕塑感。我很快冷静下来,逐渐进入创作角色。性格活跃的“燕子”还很会调适创作中的气氛,拍摄间隙她问我:“我的身材比起刘嘉玲是不是差很多?如果差太多了,你在暗房处理时要注意给我弥补啊。不然,我会说你是冒牌货哟!”几句调皮话让双方的情绪都放松了。

更让我感动的是,“燕子”在与我合作拍摄中从不讲价。她说:“是我自己要求无偿拍摄,如果又收钱算什么?我并非是不需要钱的人,但我决不会为了钱出卖身体。”或许正是有了这样的感动,我在拍摄人体艺术照时,灵感在“燕子”那里常常有更多的闪现。我和“燕子”合作的作品在全国第二届“美能达”摄影大赛中获得金奖,这也是我创作中一次“灵与片”的结合。作品获金奖后,我再次提出给“燕子”一定的报酬,她的回答让我迄今难忘,她说,要感谢我为她留下的青春记忆。至于报酬,只要把这个获奖作品洗一张24寸的送给她作纪念就行。

我和“燕子”常常在一起谈摄影、谈生活、谈希望,但就是不敢谈爱情,生怕“谈”跑了心底那种美好朦胧的感觉。有段时间,每当我拍出“燕子”的片子时,常常会久久凝视着照片,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情感。有时候也不免自问:我能娶她为妻吗?那次两人在一起喝茶,我终于向“燕子”流露了我的爱慕之情,“燕子”沉吟片刻后,轻轻地对我说:“我预感你迟早会提出这个问题。尽管你从事的这个职业很前卫,但我更知道男人内心深处的潜在心理。对很多男人来说,赤裸裸的爱是难以长久的。从这个角度讲,我今后很可能不会嫁人,希望你能理解。”

听着这话,我发现这是一个很会顾及他人感觉的女孩,那一瞬间,我有了更深的触动。那段经历留给我一段甜美的回忆,也给了我特有职业的“一米线”。从那以后我接触过更多漂亮的人体模特,也有模特向我流露爱意,但我再没对任何一个模特产生过爱情。

情路坎坷

患上“爱情饥渴与恐惧综合征”

今年夏天,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碰到单身的我,一脸惊讶地说:“我还一直以为你再婚了呢,谁知道离婚这么长时间还在唱《单身情歌》,你想当‘钻石王老五’啊?”我说,不是我想唱单身情歌,是我的特殊职业逼得我不得不当“王老五”。

我这话决非矫情。离婚多年的我,社会活动面不算窄,认识的异性也不算少,有些女孩甚至直截了当地向我示爱。但感情受挫的我,惟恐婚姻再度生变而不敢轻易接招,我似乎已患了“爱情饥渴与恐惧综合征”。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摄影朋友,多年前因从事人体摄影导致家庭矛盾,最后无奈地离了婚。后来朋友重新找到了伴侣,为了家庭有个和平环境,结婚后的他主动放弃了人体摄影而专攻人像摄影。但婚姻危机还是出现了:因为人像摄影的拍摄对象仍有不少年轻女性,其妻对此耿耿于怀,强令他必须放弃人像摄影,要照,只能去照他完全不熟悉的风光摄影。无所适从的他最后干脆放弃了摄影创作。他的事例,让我对婚姻在充满期待的同时又心存忐忑。

近两年,也曾有不少熟人、朋友为我介绍女友,我认为条件合适的,一般都会去接触一下,毕竟,我很想有个家。那次别人为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据说在某it公司财务部上班的她性格活泼,思想也比较开通。接触后,她告诉我,她也挺喜欢摄影,早就听说过我,还经常在中国摄艺网站上欣赏到我拍摄的人体作品。“那些人体真的太美了,你有一幅作品让我联想到那幅著名的国外古典油画《在泉边》。”她的话让我很高兴,觉得总算是遇到知音了。

没想到多接触几次后,她就向我流露:能否考虑不搞人体摄影,哪怕钱挣得少点都行。我没正面回答她。那次,她慢慢地翻着我的人体摄影作品,幽幽地说:“我真的喜欢你这人和你的艺术味儿,但确实不喜欢你的这个职业。”我问:“为什么?”她说:“人言可畏,我没有勇气让别人知道,恋人是个经常和裸女打交道的男人。”如此,虽然我对她的感觉还算好,但也只好说不,彼此各奔前程。

还有一次,别人为我介绍了一个女友荔,我们有了比较多的接触。荔是家中独女,父亲去世早,在某企业工作的母亲一手把她养大。接触后,我们互相感觉都不错。她说,她对我的职业没有特别的排斥感,也不在乎我曾经离过婚,但我们的事情得经过她母亲认可。在荔的家中,我见了她退休的母亲。老人知道我是搞摄影的,而且年收入不算少,显得很满意。老人自称年轻时也特别喜欢照相,说着,还翻出她年轻时的几本影册给我看。临走,老人说,什么时候把你的那些照片也让我欣赏一下?

我以为遇到了一个思想开明的老人,兴致勃勃地选了几本刊有我作品的摄影杂志带给她看。谁知老人看了没两分钟,脸色就变得让我不踏实了。再看看,她就指着我的鼻子问:“你从哪里拍了这么多光屁股女人啊?年纪轻轻怎么就喜欢拍这个?啧啧,看着就跟进了澡堂子一样,这片子真羞死人……”这一看,就把我和荔的好事给看“黄”了。

婚恋的屡战屡败,让我觉得自己挺像林志炫在《单身情歌》中所唱的:“抓不住爱情的手,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我知道我所从事的这个特殊职业是我婚恋的一大障碍,但我不服败。我想,一个女人若真心爱上一个男人,就应该包容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职业。我常对关心我的朋友说:“我相信爱情就在不远处等我,就如同《单身情歌》唱的——爱要越挫越勇,爱要镇定执着,每一个单身的人要知道,想爱就别怕伤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