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音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音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城情事1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31:45 阅读: 来源:调音台厂家

第十一章、三花聚顶

回到家已经接近12点,陈雷轻轻地开了门,发现卧室门没有关严,从门缝

透过来一丝床头灯的微光,和上周六晚上他回家捉奸的情景似曾相识,他回想了

一下这几天的事情,觉得上天何幸,竟如此地眷顾他,赐给他这几个如花美眷。

他不想吵醒沉依和齐安娜,于是蹑手蹑脚地换了鞋,走进客厅旁的卫生间,

将已经淋湿又被体温烘干的衣服脱掉扔到洗衣机里,然后洗了个热水澡,用浴巾

擦干了身体,然后围着浴巾走到阳台,点燃了一支烟抽着。

一缕青烟不断扩散,然后飘出窗外。

这是他难得的悠闲时间,每天晚上他都喜欢这样一个人静谧地在这里来上一

支,回想一下当天发生的事情,思考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作为一种习惯多年来一

直坚持。

抽完了烟,他又回到卫生间刷了刷牙,推开了卧室门。

宽阔的大床上,齐安娜和沉依两个美人穿着睡衣,如并蒂莲花般躺着,一白

一粉,构成一幅海棠春睡图。

陈雷看得心头火热却又不忍心乱醒她们,便打算走到床空出的一侧睡下。

他随手推了下卧室门准备关上,正准备转身时,突然被一个暖暖的绵软肉体

紧紧地抱住,一对儿温润柔软的乳房抵在他的后背上,同时一双柔软的小手蒙住

了他的眼睛,吓了他一大跳。

他正打算扭过头去看看是谁,却听见齐安娜的声音:「小混蛋,这下你满意

了?」

沉依也嗔怪地说道:「坏老公,你可不能负了我们啊。」

原来二女根本就在装睡,而背后,竟然是晓霞,三女今天放他鸽子的原因原

来是早就商量好了的,他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喜。

陈雷掰开蒙在眼睛上的双手,转过身来,一双火热的香唇贴在了自己的嘴上。

这大胆热辣的美女最喜欢背后偷袭他,这样给他惊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狠狠地亲吻了女孩儿几下道:「原来你们三个今天晚上在一起啊?把我一

个人晾在外面?」

齐安娜起床从背后抱住陈雷道:「小坏蛋,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以后怎么收拾

你,看你还敢不敢在外面沾花惹草!」

说着在陈雷身上摸索了起来,只留下沉依一个人略带娇羞地海留在床上躺着。

齐安娜催促道:「依依怎么不过来?咱们说好了今天晚上榨干这小混蛋的。」

沉依羞涩地应了一声,也爬了起来,就这么站在门口,四人温存着,构成一

幅无比香艳的画面。

陈雷这会儿酥爽地如坠入云中,三个美人儿挺着六只大小各异的嫩乳围着他

如同众星捧月一般,三条嫩舌儿在他的面颊、肩膀、前胸舔舐着,一阵阵麻痒让

本来略微疲倦的他兴致如同炸药一般炸起来。

他胯下的巨龙本因为洗了个凉水澡有点垂头丧气地萎缩着,现在却已经慢慢

抬头坚硬如铁,从六点半变成了12点半,顶得浴巾鼓起了一个大包。

他在三女的簇拥下脱去了围在身上的浴巾,坐了在床脚边,任三女分别在他

前后抚弄调情。

当然,他的手也没闲着,不停在三女身上摸索着。

原来三女穿着同一个款式不同颜色的睡裙,睡裙内里竟然全是真空的,他扒

掉了三女的睡裙以后不断挑拨着三女各有千秋的美躯,在三女的挺翘酥峰和圆润

美臀上寻幽探密。

三女虽然一般的性感,却在身材上各有千秋,晓霞身材高挑瘦削,如同模特

儿一般略带骨感,满辐地青春艳丽,花户紧仄如同少女一般,每一次被陈雷疼爱

都要花费一些力气;沉依个子略低于晓霞,前凸后翘,身材比晓霞也略丰满一些,

更加成熟美艳,她的花唇如同一只蝴蝶一般翅分两边,引人入胜;三女中最丰腴

的就是齐安娜了,一双巨乳傲然挺立,让陈雷爱不释手,更兼无毛的白虎阴阜饱

满坟起如同一个水蜜桃儿一般,让人流连忘返。

陈雷的坏手不断地在三女身上作怪,比较着三副美肉的区别,大嘴也不断在

三女身上需索着,一会儿吮一下这只乳房,一会儿咬一下那一只脐眼,再一会儿

用舌头舐住不知谁的乳头挑拨,无比地幸福,终于含着齐安娜的乳房模煳不清地

说道:「宝贝儿,我爱死你们了,谁先来?」

在他身后抚弄的沉依伏在他耳边舔着他的耳廓道:「老公,我和姐姐这几日

天天和你在一起,你今天先好好疼爱一下晓霞妹妹。」

她的体贴让陈雷和晓霞心中都一暖。

晓霞略带愧疚地应道:「哥哥最爱姐姐你了,还是姐姐你先来吧。」

她说着便起身让开位置,就要拉着沉依到陈雷的怀中。

沉依将晓霞按在陈雷的怀中道:「没事的好妹妹,老公很疼你,姐姐们也都

疼你。」

她一向温柔贤淑,心中爱极了陈雷,也愿意让陈雷所爱的晓霞快乐,她站在

晓霞的背后道:「好妹妹,姐姐想看老公爱你呢。」

说着扶着陈雷的巨龙,先将龟头含入口中舔弄了几下,将香甜的口水涂满了

巨龙,然后拍了拍陈雷的腿。

陈雷会意地双手托起晓霞那挺翘紧绷的香臀,然后任沉依扶着自己的巨龙抵

在了晓霞的腿心,将龟头在晓霞的花户口磨蹭起来,磨得二人都一声闷哼。

齐安娜站在二人侧面亲吻了二人几下道:「晓霞,不怕,一会儿姐姐帮你收

拾这个小坏蛋。」

说着便坐在陈雷背后,将一对儿软嫩无比的乳房贴在陈雷的后背上道:「咱

们姐妹前后夹攻,先收拾了这小混蛋,然后姐姐再来疼你。」

陈雷这会儿前后被两个佳人紧紧地抱着,两对乳房贴在他的前心后背,两对

嘴唇在他身上脸上舔吸,无比快美。

同时,他下身肉龙被沉依的小手扶着不断和晓霞的花户刮蹭,龟头被温暖湿

润的花唇来回抚慰亲吻着,终于,陷入一个凹陷,他待沉依停下了来回磨蹭的动

作后,慢慢放下晓霞的饱满肉臀,巨龙一点一点撑开了晓霞娇媚紧致的花穴,直

至没根,那紧窄的花户夹得他「嘶」得一声,他只觉巨龙顶在一团柔软而又有弹

性的软肉上,无比舒适。

他这一顶凑,弄得晓霞也一声娇呼道:「啊~哥你顶死我了。」

那声音充满了媚意。

陈雷嘿嘿一笑,托着她的粉臀上下套送起来,一边套送,一边用舌头划过晓

霞的脖颈和胸口的嫩白雪肤,享受美人儿的娇躯,同时把视线投向晓霞身后的沉

依,只见沉依正在亲吻晓霞的肩背,他发现沉依也在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二人

目光交汇,都感到对方的爱意。

晓霞毕竟还是年轻姑娘,并不像齐安娜这样成熟耐干,只不过被陈雷顶送了

几百下就耐不住这四人同行的刺激。

她抱紧了陈雷的脖子,硬生生地将身子坐套下去,花户紧紧地吸住陈雷的巨

龙,在陈雷帮助下哆嗦着丢泄了身子。

此刻的她只觉自己的知觉都集中在了花户中,被那热乎乎的巨龙抵凑得畅美

无限,恨不得全身都化在陈雷的身上。

她虽然已经被陈雷戳刺地丢盔卸甲,但陈雷却没打算就这么「饶过」

她,陈雷勐地将她抱起,让过沉依和齐安娜两人,将晓霞放在床上就是一轮

儿高速顶耸。

巨大的龟头一下下戳刺如同陨石坠落一般地撞击着晓霞娇嫩的花芯,她只觉

一下下重击如同撞在胸口一般,口中不由自主地被撞出一声声柔美的娇吟,没几

下又被陈雷肏得丢泄了一大股阴精。

已经两次高潮的她根本经不住如此强烈的快美,她的花芯软嫩被龟头撞得不

断变换着形状,花户的嫩肉也被龟头刮蹭得无比酥麻,两条美腿如同被狂风吹过

的细柳一般随着陈雷的肏干摆动,浪吟一声快过一声,终于,又被陈雷送到了一

次绝顶的高潮。

陈雷享受着晓霞花户高潮后的吸吮抚慰,将视线投入到齐安娜和沉依一边,

不看则已,一看心中的欲火蹭一下燃烧得更旺,原来齐安娜不知何时在跨上绑着

一个尺寸和陈雷巨龙差不多的假阳具,正摆动着雪白的巨臀,和陈雷用同样的姿

势肏干着沉依,干得沉依也是满面潮红扭头摆脸,一边摇摆着头一边道:「姐姐

饶了我~啊~」

陈雷在晓霞姣面上亲吻了一口道:「宝贝儿你先休息一下好吗?我去欺负一

下齐姐姐和依依。」

晓霞勉强睁开了美目,也回应亲吻了他一下道:「哥,你去吧,好好安慰姐

姐们。」

得到美人允许,陈雷将巨龙从晓霞抽搐的花户中抽了出来,刮得晓霞又是一

声娇美吟唱。

他走到齐安娜身后,一把抓住她的肥嫩臀肉,将巨龙从下面抵在齐安娜的花

户口磨蹭起来。

齐安娜扭头看着他道:「怎么,欺负完你的小美人儿了?来,正好和姐姐玩

儿串糖葫芦。」

说着伸出一只手扶着陈雷的巨龙向后一挺肥臀,将巨龙吞了进去。

陈雷将身子靠前贴了贴,站在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扶着齐安娜的美胯前后

晃动起来,不断地操纵着齐安娜来回活动,向前推,齐安娜的假阳具插入沉依的

花户中,自己的巨龙则刮过齐安娜的花户;向后拉,则自己的巨龙插入齐安娜的

花户中,齐安娜的假阳具则刮过沉依的花户。

这一下玩儿得三人都无比快美。

陈雷感受着齐安娜那灵活紧致的花户不断吸吮着自己的巨龙,让龟头不断亲

吻着齐安娜的娇美花芯,同时还帮着齐安娜用假阳具一下下戳着沉依,干得二女

发出一阵阵浪声。

沉依这会儿只觉齐安娜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假阳具一下下掏弄几乎将自己

的花蜜掏干了,她睁开眼睛,看到这淫靡无比的串糖葫芦,当时就被刺激得天旋

地转,在陈雷的动作下丢出一股阴精。

陈雷见沉依抽搐着,知道美人儿高潮了,他扶着齐安娜拔出巨龙道:「好姐

姐,你去欺负晓霞,让我好好疼一疼依依。」

齐安娜正自享受着情郎粗壮的巨龙抽插,不情不愿道:「小坏蛋,就知道折

腾人。」

陈雷在她耳边轻声地说道:「好姐姐,一会儿疼爱过依依我还想让你下面的

小嘴咬我呢,你可得留点力气。」

齐安娜大羞,面红耳赤地捶了他一下道:「小坏蛋!」

说着走到晓霞面前,俯下身子和晓霞亲吻肏弄起来。

陈雷看着齐安娜和晓霞的淫戏,看到二人开始亲热后,自己也将注意力放到

沉依身上,他先是抱住沉依亲吻了一会儿,然后将美人儿一双娇美雪白的腿扛在

肩上,然后将肉龙抵住美人儿的花户,趁着美人儿被齐安娜肏弄出来的花蜜就这

么插了进去。

巨龙破开重重花肉的阻碍,直接投入到花户最深处,顶得美人儿一声娇呼。

沉依这一晚上最挂念的就是这个热乎乎的真家伙,那甜美快活的触感岂是冷

冰冰的假阳具可以比拟的?她用力绷紧了花荫的嫩肉,恨不得将整个巨龙吸进子

宫,和巨龙永远地就这么在一起。

她用手抱着陈雷的脖子,将头凑上去和陈雷亲吻着。

陈雷和沉依亲密地交换着口水,将舌头伸入沉依的小口中搅弄,舌尖舔过沉

依的牙关,和沉依的舌头纠缠着。

他先是左右摇晃着屁股,将龟头顶在美人儿花芯的嫩肉上厮磨,磨得沉依春

潮泛起,整个花户都麻了起来,美得沉依不断迎凑着下身,去就陈雷粗壮的巨龙,。

待得沉依被磨得麻痒求饶之际,陈雷这才捧着沉依那弹翘丰满的美臀,一下

一下上下抽插起来。

每一次深入,陈雷的巨龙都狠狠地撞在沉依的花芯上,每一次抽出,陈雷都

向后错着身子将肉龙挑过沉依的G点。

沉依本来就觉得四人同床无比地刺激,此刻被心爱的男人肏着,不断发出淫

媚的呻吟,她顾不上再环抱着爱郎的脖颈,而是双手扶按在腰两侧的床上,用臀

胯不断向上迎凑,一次一次将地娇嫩的花芯去就爱郎的龟头,花蕊那一团软肉磨

蹭得陈雷也无比快美。

渐渐地,陈雷肏干得越来越重,越来越快,龟头每一下冲击都戳刺得沉依一

阵酥麻,直戳得沉依迎合得越来越无力,最终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陈雷蹂躏,只

剩下娇喘呻吟的份儿了。

陈雷感觉到沉依的花芯收缩得越来厉害,知道心爱的女孩儿快到高潮了,将

巨龙深深地投入到女孩儿花户中,龟头抵住女孩儿敏感无比的花蕊狠命地厮磨,

这一阵顶磨弄得二人都无比地畅快。

沉依本来就几近崩溃,吃了这一顿厮磨,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陈雷的巨龙顶

出嗓子眼儿了,两眼一晕,魂儿都被顶出了天灵盖,娇嫩的子宫一阵收缩,喷出

一股股阴精。

她张大了嘴,彷佛窒息的溺水者一般抽搐着,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被陈雷肏

干得几乎昏了过去。

陈雷看到美人儿美得欲仙欲死的样子,赶忙嘴对嘴喂她渡过一口气,放下她

的腿轻柔地抽送起来,温柔地抚慰着她的身体,许久,沉依的三魂七魄才从半空

中飞回来。

她无力地搂着陈雷道:「老公,你弄得我好舒服。」

陈雷抱住她亲吻了几下道:「宝贝儿,你夹得我也好舒服。累吗?」

沉依点点头,她已经累得无力说话了。

陈雷将她的娇躯轻轻地放在床上道:「宝贝儿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安抚一下

齐姐姐。」

说着为沉依盖上了蚕丝被,任她闭上美目休息。

那边齐安娜挺着个假阳具正在晓霞的身上抽送着。

由于她的体力始终不如陈雷,所以抽送的速度不是很快,并不能像陈雷一样

干得晓霞高潮不断,但是她的丰乳以及饱满的阴阜不断撞击着晓霞的身躯,也弄

得二人无比酥爽。

陈雷站到齐安娜的身后,伸手解开了她的假阳具绑带,将假阳具从晓霞的花

户中抽出来扔到一边,然后挺着巨龙径直戳进了齐安娜的花户。

齐安娜的花户本来就已经空虚得紧,吃了陈雷这一戳满意得呻吟了一声。

她伏在晓霞的身上高兴道:「好弟弟,戳得姐姐舒服死了。」

说着便打算挤弄着花户的媚肉来吸吮陈雷的龟头。

陈雷嘿嘿一笑,连续戳弄了几十下,爽得齐安娜花户喷出了一大股蜜汁。

没等齐安娜用媚肉夹住巨龙,陈雷却又换了个位置,将巨龙突然又插进晓霞

的花户中,戳得晓霞又一声呻吟。

就这样抱着两个淫浪娇娃,陈雷一根巨龙上下翻飞,将二女花户中的花蜜带

起无数,戳得二女魂飞魄散。

齐安娜还好,向来耐久力比较强,在陈雷的快速进攻下尚能勉力支撑,还有

余力与晓霞亲吻舌交,不断用乳房和晓霞磨蹭;晓霞刚被陈雷肏干出几次高潮,

又紧接着被齐安娜的假阳具弄得花穴刺激不断,在陈雷的肏干下坚持了不过两个

回合,便忍不住快感,被陈雷的龟头顶出了一次高潮,丢泄了身子。

陈雷见晓霞已经求饶,便不再恋战,而是转为专攻齐安娜一路,他扶着齐安

娜丰美的娇臀轻抽勐送,一下下冲击着齐安娜花穴中娇媚的花肉,彷佛将齐安娜

丰沛的花蜜全都掏出来一般,刺激得齐安娜只剩下苦苦支撑,花户被抽刺得不断

痉挛抽搐。

正在陈雷集中精力用巨龙挑弄着齐安娜时,沉依那边休息得差不多了,她起

身站在陈雷的背后,用手推着陈雷的屁股,帮助陈雷更快地抽送。

终于,二人都感到高潮即将来临,陈雷将巨龙勐得送入齐安娜的花底,用龟

头狠命地揉着齐安娜肥美的花芯,揉得齐安娜一阵战栗,丰满挺翘的大屁股如筛

糠般颤抖起来,花穴的媚肉快速地收缩夹放,一股一股的阴精浇在陈雷的龟头上,

终于到达了高潮。

陈雷扭着腰将龟头抵在齐安娜的花芯不断地厮磨,享受着齐安娜花户对自己

巨龙的夹吸,他只觉得齐安娜的花芯如同一张小嘴一样地吸吮着自己的龟头,射

精的感觉无比逼近。

沉依见状忙从背后抱住陈雷,将一对儿绵软的乳房抵在陈雷的背上摩擦,小

嘴也舔吸着陈雷的后颈。

前后两个美女的温柔服侍让陈雷无论心理还是生理上都无比地满足,他再也

锁不住精关,巨龙一胀,滚烫的精液喷射了出来,都射进了齐安娜的花穴中。

屋内的淫声浪语逐渐消失,只留下了四人的喘息声……重新洗漱完之后的四

人躺在一张床上,略微显得有点挤。

陈雷一左一右抚摸着沉依和齐安娜的丰满乳房,身上还趴着一个身材苗条的

晓霞,他感到整个人生都圆满了,不由得叹道:「老天爷待我真的不薄,让我遇

见你们。」

齐安娜捏了他的腰一把道:「这下你满意了吧?小混蛋。」

陈雷点头道:「满意是满意了。回头搬新房得弄个大床。现在这个有点挤了。」

齐安娜白了他一眼道:「再弄个大床让你再弄几个女人回来么?」

陈雷尴尬地笑道:「哪儿能呢?就算我想也得考虑自己肾受了受不了啊。」

齐安娜瞪了他一眼道:「嘴上这么说,等明天处罚下来不知道你心里多高兴

呢。」

陈雷有点惊讶,他转身看着齐安娜道:「咱大哥怎么说?」

齐安娜没好气道:「大哥的意思你应该知道了,他想让你接他的班儿做职业

经理人,这样他就能彻底退出公司管理,把精力投到其他生意上了。他本来属意

我来替他的,前段时间被我推了。」

陈雷怪道:「你为什么不接下来啊?在姐姐你手下干活儿多舒服啊。」

齐安娜道:「接这个班儿就意味着要像他一样和各种官员客户去应酬,吃喝

玩乐。你们去还好,大不了花钱呗。我要是去,到时候那些头头脑脑要潜规则我

怎么办?我可不想去陪那些头发都没几根儿的老家伙,想想就恶心,不然这几年

你以为我为何一直做开发的头儿不去管营销的事儿?」

陈雷点点头道:「是,姐姐你只能陪我。你是我一个人的。」

齐安娜又抚摸着陈雷的面颊道:「大哥说要把你从开发这边调到营销那边去,

从政企部副经理做起,他昨天跟我说你一定理解他的意思。你这小混蛋该高兴死

了。」

沉依奇怪道:「为什么老公会高兴?」

齐安娜没好气道:「营销口的大部分员工都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个个眼

睛都会勾人,说话也嗲里嗲气的,这小混蛋好色如命,到时候恐怕要给咱们添几

个姐妹。你说是不是?」

说着捏了一下陈雷的腰下软肉。

齐安娜貌似对陈雷腰上的软肉特别感兴趣,每次抓着机会都要捏几把。

陈雷苦笑道:「姐姐你又挖苦我。有你们几个我已经很知足了,你们对我这

么好,我哪儿还有心思去沾花惹草啊?」

晓霞在陈雷胸口趴着,轻轻咬了陈雷一口道:「哥你这么心软,恐怕那些女

孩儿一哭鼻子你就软了。是吧依依姐?」

沉依枕在陈雷的胳膊上道:「老公,你可不能负了我们啊。」

说着,便用小手轻轻捏着陈雷的胳膊。

齐安娜看着三人的亲密样子,在陈雷嘴上狠狠地吻了一阵,然后气呼呼地说:

「调去营销口之后不许和那些小妖精套近乎,我天天在公司盯着,被我发现了,

我就咬死你!明白吗?」

陈雷点点头道:「我明白。」

他还没接着说话,在他身上趴着的晓霞狠捏了他一把道:「这下可好,没法

儿天天见哥哥了。」

说着转向齐安娜道:「姐姐,你也把我调去营销那边吧,我还做哥哥的小跟

班。」

齐安娜摇摇头道:「哪儿那么容易,他刚一调走你就跟着走,太明显了,那

就不是处罚了。再说了,还在一个楼上办公,又不是见不着,小丫头痴缠得紧啊。」

晓霞伏在陈雷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道:「我只想天天在公司和哥哥朝夕相

对,看着他就好高兴。为什么要把他调走呢?」

齐安娜直指陈雷道:「你问他。」

陈雷摸着晓霞的长发道:「我不是收拾了林慕空嘛,开了个挖坑坑人的先例,

如果大哥不处罚我,就意味着以后人人可以这么干了。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始

作俑者。所以大哥于公于私都必须处罚我,降职罚款,调到营销口官降一级正好

堵住其他人的嘴。另外,他调我去营销口的目的是让我补齐短板,眼光放得更远

一些,早点接触各种用户。」

陈雷说完后问齐安娜:「那开发口的人事呢?林慕空滚蛋,我调走,一下子

少了两个主管,你那边怎么办?撑得住吗?」

齐安娜笑道:「小看人呢?以前你没来的时候开发口不一直都是我带的吗?

只要你个小混蛋不捣乱就没什么问题。「

陈雷点点头笑道:「我怎么会给我的好姐姐捣乱呢?你打算怎么安排?」

齐安娜正色道:「林慕空滚蛋以后,他笼络的那两个人我一并要开掉,斩草

除根。然后调刘远征去一部管政府业务,明敏在二部做企业业务。从一部调一个

运维过来给晓霞打下手,晓霞来做组长,公私兼顾。」

说着看了看晓霞道:「好妹妹,你好好儿干,干得好了我再把你调到一部开

发组去做组长。」

陈雷点点头道:「大刘做事一向比较靠谱,年龄资历都比我还深,做一部的

经理名正言顺。明敏虽然是运维出身,但是也是先做技术起的家,应该也没问题。」

晓霞有点儿不高兴,她看着齐安娜道:「姐姐,我只想跟在哥身边,不想干

什么组长。你就跟齐总说一声嘛,把我调去营销部门吧。」

说着拉着齐安娜的胳膊撒起娇来。

齐安娜和陈雷对视,都无可奈何。

还是陈雷说道:「宝贝,我调去营销口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了,都在一个

楼上呢,也不是见不着。」

晓霞不依不挠地哭道道:「可是没法儿扭头就看到你啊。」

陈雷搂住她道:「你从今天开始就住在这里,以后咱们买了新房子也是住在

一起,天天见还见不够吗?到时候就怕你腻烦了我,天天和我吵架呢。」

晓霞这才破涕为笑道:「哥,我最乖了,我恨不得变成你的衣服天天贴着你

呢。」

沉依笑道:「老公他可是天天换干净衣服,你要是变成他的衣服那可没法儿

天天跟他在一块儿了。」

晓霞咯吱着沉依道:「姐姐你就欺负我吧。」

说着二人打闹起来,沉依「呵呵」

地被晓霞挠得合不拢嘴,一边反击着晓霞道:「老公,妹妹欺负我!」

陈雷哈哈一笑,和齐安娜也加入战团,四人打闹了许久后才安静下来。

齐安娜先按住几人道:「忘说一件事了,周日有时间咱们一起去看看房子去。

你们可得都去。」

陈雷点点头道:「那个自然。房款我都准备好了。是吧,依依?」

沉依点点头道:「我们凑了凑应该够两套首付。晓霞那份我们也出了。」

说着看了看晓霞,抚摸着晓霞有些杂乱的头发。

晓霞看着沉依心中一暖,感动道:「我自己也攒了几万,这个钱算我借姐姐

的,等我攒够了就还你。」

沉依笑着道:「傻妹妹,老公又不止我一个人的老公,现在你还拿自己当外

人啊?咱们说好了的,都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我和老公的钱就是你的钱。」

说着爱怜地看着她道:「你才上班没几年,工资也没多少。等新房子下来就

不用花钱租房子了。」

晓霞爬向沉依,抱着沉依的脖子道:「依依姐你真好,就像我亲姐姐一样,

我一直想有这么个亲姐姐。」

说着便和她亲吻起来,看得陈雷心头一热,胯下的巨龙又缓缓地抬起头来。

齐安娜看了看陈雷略微鼓胀的胯下巨包,隔着内裤抚弄着胀大的巨龙道:

「小混蛋,你怎么又想要了?来,姐姐疼你。」

说着便将姣面凑到陈雷的胯下,拉下陈雷的内裤,一口叼住陈雷的龟头舔吸

起来。

晓霞和沉依亲吻了一会儿,扭头看到齐安娜淫浪的样子道:「齐姐姐,其实

哥刚才就硬起来了,只是没说而已。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哥每晚上都要我好

多次,弄得我死去活来的。」

说着深情地望着陈雷,趴到陈雷的胸口含着陈雷的乳头舔了起来。

这边沉依也不甘寂寞,她将陈雷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抚摸着,自己则一只

手在内裤里抚弄着自己的花户,她知道,陈雷这一次会异常持久,她想先把自己

弄得湿湿的,好让陈雷来疼爱自己,口中还呻吟着:「老公,我们都好爱你。」

这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无限封锁游戏

乱世祭无限内购版

远征游戏

九灵神域游戏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