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音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音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春运来临老百姓盼顺风车回归专家谏言政府市场应合作共治【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48:08 阅读: 来源:调音台厂家

众所周知,由于此前的两起安全事件影响,滴滴顺风车宣布无限期下线。现在,随着春运越来越近,有很多用户在呼吁顺风车的回归。春运买票难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顺风车的出现,成为了春运重要的补充运力,让很多买不到票的人也能方便地回家过年。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共运送乘客190万人回家,覆盖31个省。2017年,有848万乘客通过顺风车跨城出行,这一数据接近国内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南方航空国内航班在春运期间的运送人数。2018年,滴滴跨城顺风车共运送乘客超过了3000万。

由此可见,顺风车的存在确实为社会和大众创造了价值,提供了便利,也有效减少了上路车辆,对于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做出了贡献。那么,顺风车应该满足什么条件,搭建什么样的平台模式,才能保证以后良性的发展,从而继续为社会和大众创造价值呢?为此,扬子晚报邀请专家学者、法律界人士、乘客代表以及车主代表等业内人士,举办这场研讨会,以听取社会各界对这一问题的真实声音。实习生吉秋婷刘馨刘兴业

春运高峰来临顺风车需求旺盛

专家:非营运性质需要制定标准来界定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所研究员刘远举:顺风车在此之前遇到两桩比较大的安全事件,但顺风车的确对社会有好处,比如春节回家,或者说平时往返城际,或者上下班带一个人,很多人用顺风车就解决掉出行。我举个例子,比如从上海到苏州,坐顺风车可以实现门到门的出行,中途不用坐公交坐地铁坐大巴辗转,一趟行程价格可能只需要100多块,价格上非常有优势,也很方便。如果从公众利益出发,是需要恢复顺风车的。

财经专栏作家、《阿里铁军》作者宋金波:我觉得从定性来说,十九大报告讲了要在共享经济找到新的增长点,李克强总理多次提到共享经济,包括网约车。而在真正共享经济概念中,顺风车是最具有价值的。另外,我们要认识到一个现实,全社会对滴滴、对顺风车的安全标准是双重的。此前最高法大数据研究院公布过一个关键数据,网约车发生的安全事故率远远低于传统的出租车行业。

大学教授,资深时事评论员肖余恨:讲到非法营运就涉及到利益分割问题,网约车在绝大多数城市合法,为什么顺风车就不合法?站不住脚。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其实顺风车一直存在,只不过现在利用互联网,使得这种搭车顺路出行的行为变得更加便利。国外如德国等,政府或公益组织建立拼车中心,鼓励拼车行为。但比较难的是如何界定它与营运车辆的区别,如何衡量车主是否是以盈利为目的?南京也经常面临这种问题,为了便于执法,就不允许车主收钱。杭州的做法比较有代表性,规定了价格就是巡游出租车价格的一半,可以作为参考。我们需要有一些标准的制定,去定义真正的顺风车出行。比如可以由一个组织牵头,对车主、路线、价格、频次进行认证,出了纠纷可由一个车主委员会或乘客委员会这样的第三方进行内部评议,纠纷先通过社会组织处理。

南京市乘客委员会主任胡乐涛:任何新生事物出来不要忘了它的初衷,顺风车的定义很清楚,就是拼车,减少双方使用成本和出行成本,不是以盈利为目的,而是减轻出行负担。

顺风车下线老百姓利益也受损

司机代表:“走得了”还要“走得好”

刘远举:舆论对顺风车的情绪化看法,实际上最终会造成共同利益损失,比如今年春节肯定会打车难,顺风车也没有了,这就是公共利益的损失。

肖余恨:我个人是一个滴滴网约车用户,也体验过顺风车,有一次到南通,回来很麻烦,尝试了一下顺风车,挺好的,门到门,很方便。从顺风车角度来说,它有效益、有需求,需求量还特别大,以前线下平台不方便,信息不对称,现在有平台、有技术、有空间,为什么不能让这样一个事走上正常轨道?

司机代表殷浩:我是一个顺风车司机,以前住在江北,上班在奥体,顺风车出现以后,我上下班时接两单,一天下来70块钱,一个月下来所有养车费用都摊掉了,从盈利角度来说并不盈利,从我住的地方如果打出租车或网约车到奥体,一单将近八九十块钱,所以顺风车肯定是不盈利的,但作为上班族去分摊用车成本还是很棒的。

我还要提出一点:网约车司机是合规的,有人证和车证,车上装载了设备,甚至能够录音录像实时进行监控,这样的司机参与到顺风车,只是正常营运当中的辅助工具,再好不过,为什么也一并下线了?无论业内还是业外这是需要探讨的。

从整个客运市场角度来说,顺风车的需求量非常大,尤其春运,很多一线城市的人要去往江西、湖南,那条线路高铁拥挤不堪。而顺风车在这个时候如果无法恢复,无法去承载整个大客流需求。

交通专家解析顺风车责任边界

属民事行为,共担风险的普通合伙关系

顾大松:从顺风车性质角度来说,顺风车实际上是私人小客车合乘。从法律上讲,顺风车就是一个普通的合伙关系,是非常典型的一种民事的、为了实现共同目的共享利益,但同时也要共担风险的普通合伙关系。

乘客代表饶环:我认为我们既然要获得安全性,可以牺牲部分隐私权去获得对安全性的需要,对于顺风车来说,作为乘客,我同意把自己一些基本信息上传到平台,为了保证我出行安全需要。

肖余恨:上网实名制一开始提出大家很抵触,但支付宝出现以后,实名制就自然解决了。顺风车是一个小的公共空间,不能理解为私密空间。

乘客代表王甦君:分享共担,就是要让乘客一开始就清清楚楚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问题,虽然我们是消费者,但也要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不能所有事情出了问题都怪别人。

刘远举:安全风险共担分为两部分,一是减少风险,从安全这块来说,滴滴应该是现在国内做得最好的,当然也还有提升空间。但现在需要强调的不是这方面,而是另外一方面,就是如何认识风险,因为风险是必然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交通工具能做到绝对的没有任何风险。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要求平台来承担所有风险时,这个商业模式的成本就高得无以复加,只能停下来。

顺风车困局如何破解

专家:政府市场合作治理推动交通制度变革

宋金波:我们不承认的不合法的东西,不代表就不会存在,比如滴滴顺风车停掉了,在北方某地,很多当地私车用QQ群接管了原来顺风车这部分需求,而这种脱离监管的运作其实更危险。

殷浩:南京有这么几个地方,一个是迈皋桥,黑车蔓延,去往六合,鼓楼鼓扬大站去往大厂,江东中路万达广场是去往浦口,这三个地方都是去往江北的,每天晚高峰那个地方叫着50元一个30元一个过江,顺风车实行的时候,江北乘客5点下班打开界面瞬间接单,互相撮合,真的太方便,现在下线之后,助长了不少黑车点肆无忌惮的吆喝。

顾大松:交通领域顺风车是考量政府市场和社会合作治理的能力。是否应该由交通部或者相关部门直接出一个小汽车合乘的意见,同时把政府社会合作治理理念贯穿在里面,由社会组织来主导和推动。

神行九歌手游

超级三国志官方手游版

仙界传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