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音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音台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生没有标准答案村姑走进艺术殿堂

发布时间:2020-03-04 16:14:16 阅读: 来源:调音台厂家

在绵延不断的大山里,老百姓的生活虽然很穷,但也过得很开心。只要有消息传来,哪儿有戏看,几乎全村都会出动,打着灯笼火把,成群结队去看武宁采茶戏。

传说,秦始皇骑了一匹神马,路过这个地方,神马在这个山洼洼里踩下了深深地足印,乡民们便把小村命名"马迹村"。

主人翁陈琴,就出生在这个宁静的小村落里。陈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山里孩子,割禾、插秧、打猪草、砍柴这些农活她全都干过。游弋在长满野果、野花的大山里;光着脚丫踩在田埂上,享受泥巴从脚趾缝里冒出来的感觉;拔竹笋、挖花生、玩泥巴,这些不可复制的美丽留存在她的记忆深处。

当农夫穿起了西装,打起了领带;农妇也尝试着用起化妆品;年轻人急着往城里跑;小孩子牙牙学语,就开始学英语单词时,那个曾经的农村野丫头已经成熟。

当乡亲们纷纷翻修老房子,欣欣向荣过着好日子时,陈琴,已经被江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省陶瓷工艺美术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诸如此类的头衔,包围。

半爬、半跪、半挣扎,曾今的野丫头已蝶变成典雅的女人花,静静盛开。

远山

第一次去陈琴家中时,悬挂在走廊里的图片就锁住了记者双脚。黑白、泛黄、褪色,几幅构图简单的图片,足够让记者感受到了时光的力量。

满身泥土的农村女儿,变成今天的艺术家,陈琴的故事有些励志,也有些感人,但从她口中说出时,却又那样的轻描淡写。

陈琴出生在马迹村,虽然有一段动人的传说给这个小山村提气,但在武宁县,类似"马迹村"这样的小山村可谓是数不胜数。

农村的教育方式不同于城里那样复杂、多元,一首首世代传唱的曲子;一个个简单清澈的民间故事,教育了大山子孙如何去做事、做人。这些民间文化深入到每个大山儿女的血脉中。没有大道理、哲理,但这里的人们还是繁衍生息了一千三百多年。

陈琴的奶奶是地主家的千金,从小饱读诗书;爷爷会写词、作曲,在村里是个山歌好手。显然,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陈琴对传统文化耳濡目染。

民间故事能让人分清善与恶;民间故事也能让人知道美与丑。

忙活一天后,农村的夜晚更为寂静,在清风明月里,一派农耕社会的景象淳朴。

虽然,现在的农村生活好了,但村民们却不再像以前那样,不计报酬扯着嗓子唱山歌了,因为他们知道有"误工费"这么一说。

从怀疑自己,到否定自己,再到拼死洗掉农村的烙印,直到沦为社会变革的牺牲品,他们不愿谈及自己与农村的过往。

陈琴,截然相反。

她认为生在农村是种幸运,真正的文化在农村。中国戏曲是传统文化,唱做念打一招一式,它的夸张、艺术、旋律都来自于传统文化。这种传统文化甚至和舞蹈、书法相通。例如,唱戏的化妆和绘画是一样的,只不过是立体构图和平面构图罢了。

陈琴能有如此的见地,这和她的生活息息相关,因为,她曾是武宁县知名的采茶戏演员。她十三岁就开始学唱采茶戏,在那种土掉渣且破旧不堪的舞台上度过了她的少女和青年时代。

她的嗓子、她的长发、她的水袖罗衫,挥洒在坐满老头、老太太的舞台上。她的每一声唱腔都跟山民的劳动号子和苦难泪水纠缠在一起。

求索

陈琴的父亲,是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很有修养,对于女儿当采茶戏演员一事,也没有明确态度。话又说回来,天底下哪个父母不希望孩子能有一份稳定工作。

随着社会发展,采茶戏受到电视及网络的巨大冲击。1995年,陈琴决定褪去那身行头,背起行囊来到九江。

她大方的外表和流利的普通话,争取到了一份播音主持的工作。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她从此就安静了下来。

九江的文化氛围一直都很浓厚,艺术圈里的名人经常会到九江来学习交流,甚至举办一些大型艺术展览。当时的陈琴,已经在九江主持界小有名气,经常被邀请参加展会。

涉世未深的她,根本不懂什么是艺术。来的原因是,有个八百元的红包,吸引着她。

不懂艺术当然不知从何讲起,一些的艺术圈里的大师纷纷给她"补习",渐渐地力透纸背、骨法用笔等专业词语从她口中冒出,与生俱来的好记性很快令她得心应手。

一个个小红包;一本本讲解资料,她被时光熏陶。陈琴逐渐拥有了一帮艺术圈里的朋友,据记者了解,在她所结识的朋友当中,不乏文怀沙、崔如琢这样的大家。

一次偶然机会,她接触到了一群陶艺大师,他们对陈琴的山歌很感兴趣,陈琴的嗓子一亮,他们就立即回应阵阵掌声。

也许是血液的呼唤,陈琴决定唱下去。

陈琴找到了有着民歌大王之称的徐嘉琪老先生,徐老对求学的陈琴即诧异又惊喜,毕竟山歌已经有十余年无人问津了。这帮唱山歌的老人,为了能留住陈琴甚至还供吃供喝,刚走出教室,又问陈琴,"明天什么时候来。"

正是这些老人曾给的感动,她决定做些什么,要让山歌永远飘荡下去。还有,爷爷也是唱山歌的,她不想这门艺术被遗忘。

历时两年,陈琴只身一人背起摄像机奔走于武宁各个山村,采写了大量关于山歌的素材,据了解,当时还没有关于"非遗"的任何说法。

自费去采访,她几乎倾尽了自己所有积蓄。

带着完成后的书稿,陈琴去了江西省文化部,但选题审批等各种原因,陈琴被拒绝。有关部门没有意识到,即将流逝的山歌对我国文化有何种深远影响。

陈琴没有绝望,她背着沉重的行囊,踏上北上的火车

"你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我们将要做的事情。"北京文化部领导的一句话,温暖了她全身。

灵动

省里都不要的书,为何还敢跑到北京。

陈琴说:"我知道这是好东西,国家再不保护就会消失。那些唱山歌的老人,是在用命在保护山歌,插着氧气管还要唱山歌;输着液还要拉二胡。"

据悉,她曾采访的老人现已悉数离开人世。

陈琴的《山村、山鼓、山歌》一书在当时的北京影响很大,文怀沙为她题了书名;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主任田青和知名学者赵青为她写序。

"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词还没在地方兴起的时候,陈琴就做了这样一件事,如此举动也令她获得了不少文化圈里名人的认可。在文怀沙的帮助下,她成了著名书画家崔如琢的入室弟子。

从那以后,她便扎根在北京,潜心修炼。可当时北京,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时期,艺术对于工业来说,并不那么吃香。

陈琴每天做的事情是,借钱、还钱;还钱、借钱;半爬、半跪、半挣扎。

住在破宾馆里,一张画架占据了大多数空间。很多人谈起陈琴,首先想到是她的陶艺,然后才是她的绘画。也许是出身农村的关系,她和泥巴有独特的情感,很享受手指与泥巴之间的交集。误闯误入,她"混"进了陶艺大师的圈子。

毕业后,陈琴在采茶戏班当演员;1995年离开武宁,来到九江;2004年离开九江,到一家贸易公司谋生,因公司指派到景德镇学习。

当然,也就是这趟景德镇之行,决定了她往后的命运。

陈琴的陶艺作品很快得到业内人士的肯定,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除了她天生就应该属于艺术外,她在从事陶艺创作之前,就具有厚重的艺术累积。况且,她在艺术资源上一直具有过人的优势。

记者多次在一些权威的专业性杂志上看见过关于她的报道,她的"狗陶艺"令人着实难忘。好比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梵高的星空;达芬奇的蒙娜丽莎

看见"狗陶艺",便联想起陈琴。

记者不懂得陶瓷鉴赏,但陈琴的"狗陶艺"给人直观感觉很灵动、浑朴,她能把剪纸、山水、非洲雕塑等众多元素融入到她的"狗陶艺"中。

城市化让人们离开了自然,离开了人本身,也离开了乡间小路上悠闲散步的狗。城里人已经不可能拥有真正的山村,但至少可以拥有一只来自乡下的陶狗。

陈琴的"狗陶瓷"出于什么心理,那一只只灵动的"狗陶艺"又在呼唤着什么。

答案留着我们热爱生活的读者,来回答。

本刊记者杨军

威海订制工作服

潍坊定做西服

烟台劳保工服定做

山西西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