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音台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调音台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水霖学子的回忆幼儿园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2:19 阅读: 来源:调音台厂家

我是一名六年级学生。而现在,我就要毕业了,要离开我的母校――水霖了。

很多时候,我心里总有些淡淡的伤感。毕竟,要离开的是教育了我八年的母校啊!但有时,我又会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这个坐落在塘厦的鬼屋!

幼儿园的时候,我在水霖幼儿园里上全托。一个晚上,老师给我们讲故事,我听着听着入迷了,两眼直盯着老师的嘴巴。这时,似乎有人在我背后拍了我一下,我顿时被那一拍惊醒了。我有点懊恼的转头看看,没有任何人。我没有多想,继续沉浸在老师讲的故事里。又是一拍,我生气极了,跑到老师面前,说:“老师,有人偷偷打我!”

老师听了,有点生气地说:“哪个小朋友那么顽皮?自己站出来老师不骂你。”

没有人说话。

“我数到三,三,二……”

老师还没数完,坐在我旁边的王伊雪站了起来。“王伊雪,你为什么要拍邹舣呢?”

“老师,不是我拍的。刚刚有一个大姐姐来找她,然后我喊她她又不理我,那个大姐姐就拍了她一下。”

我有点惊奇,还没开口问,老师就严厉地说:“不能撒谎!我怎么没有看到人进来呢?”

王伊雪有点委屈了,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小男生(忘了叫什么了)大声喊起来:“真的!王伊雪没撒谎!我也看到了!”老师听了,有点诧异。

这时,一个大姐姐走过去,坐到了我的位子上,招手让我过去。我看了看老师,老师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径直向那个大姐姐走了过去,发现,她长的好丑。脸上全是雀斑,头发凌乱,左眉上还有条疤。最明显的,是她深凹的双眼、苍白的皮肤和发紫的嘴唇。

大家都看着我,还有人问:“邹舣,她是你姐姐吗?”

那个大姐姐抢了我的话:“不是,我只是来玩玩。”

而老师更是诧异,甚至有些惊恐了,在她眼里,我们只是在跟空气讲话。

不一会儿,另外两个老师回来了(一个班里通常有三个老师,分别为班主任、助教、生活老师),那个大姐姐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那是八年前的事情了,至今仍然记得鲜明。而那个姐姐的面容,回忆起来更是恐怖。

四年级的时候,我又经历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同样是在水霖幼儿园,同样是在八年前的那个教室。

临近期末,老师们布置的作业特别少。那天的作业只是三张试卷,在教室的时后又做完了两张。我的妈妈是一名优秀的幼儿园教师,那天幼儿园组织去一个地方招生,我为了写完作业能玩会儿电脑,便留在了幼儿园。

我按照妈妈的旨意,先写作业。写完后天已全黑了,我便愉快的玩起电脑来。玩了一会儿,眼睛有点不适,便望了望窗外。这时我发现――全幼儿园就我一个人,连值班老师都走了。因为看多了鬼故事,心里不住害怕起来。

我安慰了一下自己,继续玩电脑。

其实安慰并没有用,我多希望能有个人来。我又往外面看了看,唉?有个人影从窗外移过。之所以用“移过”,是因为那个人影完全不像在走,更像在飘。

可由于心里恐惧,不敢多想,继续玩着。

又是那个身影,这次看得更确切――凭空出现在窗外,然后朝着幼儿园的一号楼梯去了。那就是一个轮廓,辩不出男女。“幻觉吧。”我想。

可这个身影连续在窗前飘过四次,每次都是以同样方式,同样的方向飘过,怎能让我不信?我既好奇又惧怕,于是就在窗前看了一下――除了黑漆漆的天井和忽明忽灭的灯火,什么也没有。

我决定看个究竟,先迫使自己不害怕,又鼓起勇气,等待那个身影的再次飘过。

终于来了!这次我勇敢的冲过去,拉开了门……

不,为什么什么也没有?难道,真的是幻觉?

我有点失望,又有点高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可是…..就在我转身关上门,并向左看去的时候――在睡房里,正对着门的那张床上,仰脸躺着一个人――盖着被子,辨不清男女,看不清脸,只见床上蓝色的米老鼠被子变成了带着血渍的白色被单,那个人面目狰狞,满脸是血…..

我吓呆了,疾步走到电脑前,想要用玩电脑来使自己的心平静。那个身影再也没有飘过窗前了。待老师们回来之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可妈妈只是摸了摸我的头,说:“别自己吓自己。”

这两件事就是我在水霖幼儿园里亲身经历的两件事,就要看你信不信了。

作者寄语:两件事情全部属实,没有夸大,也没有任何编造之处。新手,望前辈们指导!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